Top
最新内容

如何让专车监管成为良法

Sunday, September 20, 2015 at 12:08 am

如果监管部门坚持认为,网约车辆必须定性为传统的营运车辆,必须接受或明或暗的数量管制,那就必然会重蹈传统出租车垄断的老路,那也就是互联网约车的灭顶之灾。 »

美国积木式创新与中国机会

Sunday, June 7, 2015 at 9:08 pm

美国人怎么干,我们就怎么干,要想迎头赶上硬碰硬,是有困难的。优势互补才是正道。究竟“美国发明+中国制造+全球市场”否能否成为未来积木式创新的基本趋势,是亟待企业家、学者和官员共同探讨的命题。 »

释放私车潜力是互联网城市化的必由之路

Tuesday, March 31, 2015 at 6:53 pm

互联网约车平台能够做得比传统管制好得多。古今中外对出租车进行管制的根本理由(即信息不对称问题)已经荡然无存了。共享经济就会变成无法阻挡的潮流。 »

以人为本的经济学处万变不离其宗

Thursday, March 5, 2015 at 4:21 pm

我认为“传统经济学已经失效”是一种夸张的、基本建立在对经济学曲解上的说法。历史上一系列的重大发明创造,带来过一场又一场的革命,但人的根本问题,即信任、稀缺、贪得无厌、物质愈丰富愿望愈新奇等等,都是依旧不变的。 »

追问“原价”注定徒劳无功

Saturday, November 1, 2014 at 6:22 pm

永远不可能算出商品的“原价”是多少。按商品交易历史进行的“纵向原价监管”模式,不仅会引发大量混淆,还会滋生腐败。相反,“横向实时比价”模式才是正道。希望监管当局尊重价格形成的规律,将市场从来就能妥善处理的事情还给市场。 »

免费才是最贵的(岭南大讲坛)

Tuesday, July 8, 2014 at 7:55 am

中国政府宣布节假日高速公路免费。大多数媒体是怎么解释这个政策的?让利于民的好政策。若有经济学思维的会怎么想?这等于中国政府宣布节假日让高速公路沦为不是高速公路,是低速公路,甚至成为停车场,是受苦、受折磨的地方。 »

互联网金融的监管哲学

Thursday, June 5, 2014 at 9:02 pm

在互联网时代,再也不容易确知企业的经营范围在哪里、合作方包括了谁、产品的定义是什么、目标用户又是哪些人群了。应该做的,是确认互联网金融的风险,指出互联网金融的特征,既让政府部门有的放矢地监管,又还新生事物一个充分自由发展的空间。 »

打车软件倒贴用户是良性竞争

Monday, May 26, 2014 at 9:04 pm

补贴早期用户,从而扩大网络规模,恰恰是市场挣脱“路径依赖陷阱”的关键措施。打车软件公司出资引诱顾客加入,不论孰胜孰负,都应该得到充分阐释、理解和支持。 »

纪念贝克尔

Saturday, May 10, 2014 at 9:31 am

贝克尔是一位替经济学开疆拓土的大师,我们谈论、颂扬、继承、反思和发展他的工作,是最具敬意和最有价值的纪念方式。 »

为自由而进言

Tuesday, November 26, 2013 at 10:24 pm

今年初我答应为《财经》写一辑五篇的专栏小文,谈论五个与自由密切相关而容易被误解的话题,包括(1)宪政的涵义、(2)选择与歧视、(3)竞争与合作、(4)权利与福利、以及(5)司法要独立。希望其中的观点耐用,以后还值得议论。 »

权利从来是人赋而非天赋的

Tuesday, November 26, 2013 at 10:24 pm

权利是得到社会认可的、大部分人主动维护的选择的自由。我们可以倡议某种权利,并声称它是 “自然权利” 或 “天赋权利”,但除非它得到普遍的尊重和维护,它就只是应然而非实然的关于权利的主张而已。 »

如何纪念科斯

Friday, September 6, 2013 at 9:20 pm

科斯总是先看到真实的问题,才去解释或解决这些问题;而许多经济学家,则沉湎于玩弄手头的学术工具,热衷于解决他们自己发明的问题。这是“黑板经济学”与“真实世界经济学”的区别。 »

不要鲁莽干扰奶粉行业的市场机制

Wednesday, August 7, 2013 at 1:25 pm

把价格上升作为纵向垄断的证据,是武断;禁止厂商与销售商的纵向协议,也是武断。武断相加,逼奶粉厂商就范,看似法律和正义的胜利,其实是破坏了价格信号和缔约自由,而代价则还是由消费者来承担。 »

这才是我们要的经济学

Saturday, June 29, 2013 at 8:23 pm

贝克尔的《生活中的经济学》日前上市。它适合经济学学生、时事评论员、以及法学、社会学和政治学学者。不管是谁,看完本书都会说:这才是我们要的经济学。 »

改革为何阻力大

Saturday, May 25, 2013 at 11:35 pm

没有见过那个执政者说“经济发展不是我的任务,我只是要全力以赴地维护法律和市场秩序,让人们享有私产、自由缔约、自负盈亏,并追求他们以为然的幸福”的。 »

当心反垄断法被滥用

Saturday, April 27, 2013 at 9:30 am

某些竞争者在市场上失利后,会转到法庭和政府官员的办公室里反戈一击;但竞争法应该保护的是竞争本身,而不是个别竞争者。 »

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