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改造寻租社会的困难

Posted on Tuesday, May 8, 2007 at 3:17 pm

要改造一个充满寻租行为的社会,从而避免上述三种社会财富的损失,往往非常困难。原因之一,是那些目前在享受政府特别保护的人,只是后来才进入这个行业,他们并非最早享受政府保护的农民。也就是说,这些韩农为了成为农民,可能曾经付出过巨大的投资。现在政府要取消给他们的特权,是事前预料不到的意外,对韩农来说的确是损失。要改造寻租社会,最大的阻力来自于象韩农的这种寻租者。

改造寻租社会的困难

薛兆丰
2005年12月26日《互联网周刊》

世贸部长级会议日前在香港举行。会议期间,大量从世界各地专程赶来的世贸反对者,尤其是韩国的农民,组织了多场示威游行。与此同时,也有民间组织举办活动,试图从理性的角度探讨世贸的得失,其中香港乐施会举办了“促进贸易公义交流会”,让香港和上海等地的青年学生参与,追求对所谓“公平贸易”的认识。

我认为,这种关于“促进公平贸易”的研讨会,只能在不懂经济学的学生当中才能开展,因为经济学的入门,就是教导学生,世界上根本没有他们所说的那种“公平贸易”;而进一步的高级课程,则研究为什么总有人要提倡“公平贸易”。

贸易的起源,是人们对其拥有的物品的看法不同。我把我拥有的东西看得轻一点,把你拥有的看得重一点;而你也一样,把你的看得轻一点,把我的看得重一点。这样就产生了贸易;也只有这样,才能产生贸易。换言之,贸易永远是人们看法不同的直接产物。

只要不存在强迫,交易就必定能同时提高交易双方的福利,否则交易就根本不会发生。抱怨“交易不公平”的,不外乎两种人,一是因为信息不对称,事后发现情况有变,想吃后悔药的。另一种就是交易的第三者,根本就是外人,评头品足,没有进入角色来考虑问题。

是的,随着世界贸易的发展,资本家把工厂开到了穷乡僻壤,的确利用了穷人的廉价劳动力。但不要忘记,穷人之所以穷,是因为他们缺乏被利用的机会;而正是那些到穷乡僻壤开办工厂的资本家,给穷人提供更多被利用的机会,从而提高了他们的收入。

经济学家阿尔钦(A. Alchian)问过:我们是否应该购买非洲童工生产的毛衣?阿尔钦的回答是:应该购买。假如你既有愿望、又有能力救人于水火,那你就应该赶紧这样做;否则便不妨购买那些童工生产的商品。那虽然是童工生产的,但不买它,则只会令童工丧失更多的机会,让他们的处境更加糟糕。认为第三世界血汗工厂不道德的朋友,应该先设身处地地想想,那些工厂究竟是不是让穷人多了一点机会。

那些专程到香港示威的韩农,则是另一种情况。他们人数过千,乘坐飞机到香港,入住各大酒店,还可以在消费指数奇高的闹市区驻扎一周,其平均收入水平绝不是非洲儿童可以相提并论的。他们这次重拳出击,是要维护更具价值的利益来源。这利益来源,就是他们向韩国政府的“寻租”所得。

所谓“寻租”,就是向政府寻求行政保护,从而获取在完全竞争市场下不可能获取的利润。在韩农问题上,寻租行为集中表现在政府对农业的补贴上。这次世贸会议的决议之一,是各成员国代表同意,在2013年之前逐步取消农业补贴。从韩农的激烈抗争看来,世贸这一协议显然切断了韩农的一条重要财路。青年学生应该研究的,是韩农为什么会有如此激烈的抗争。

传统上,经济学认为寻租行为会导致三种经济损失。一是因为寻租者为了维持产品的高价,刻意减少了产量,从而减少了消费者的享受,这称为“夏伯格(Harberger)损失”;二是由于寻租者逃避了市场竞争,降低了生产效率而产生的损失,称为“莱宾斯坦(Leibenstein)损失”;三是由于整个社会都在追逐政府提供的特权,在互相争夺特权过程中造成了无谓的耗损,这称为“塔洛克(Tullock)损失”。

要改造一个充满寻租行为的社会,从而避免上述三种社会财富的损失,往往非常困难。原因之一,是那些目前在享受政府特别保护的人,只是后来才进入这个行业,他们并非最早享受政府保护的农民。也就是说,这些韩农为了成为农民,可能曾经付出过巨大的投资。现在政府要取消给他们的特权,是事前预料不到的意外,对韩农来说的确是损失。要改造寻租社会,最大的阻力来自于象韩农的这种寻租者。

给作者留言(不公开):


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