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对付豆腐渣的正路是市场而不是民主

Posted on Friday, June 6, 2008 at 10:38 am

腐败当然促成了豆腐渣,但我们要明白,即使没有腐败,也仍然会有豆腐渣。这是因为,一般而言,只要是不在市场机制下完成的工程,就是不同程度的豆腐渣工程。

对付豆腐渣的正路是市场而不是民主

薛兆丰
2008年6月6日

周克成转来陈志武教授文章《从汶川地震看中国为什么离不开民主》 ,并引发了朋友间的讨论。我来说几句,欢迎大家参与(见这里)。

腐败当然促成了豆腐渣,但要明白,即使没有腐败,也仍然会有豆腐渣。这是因为,一般而言,只要是不在市场机制下完成的工程,就是不同程度的豆腐渣工程。市场是唯一保证每个人的行为的结果,最大程度地由且只由这个人自己承担的机制。有了这个机制,才能保证边际上的效率的改进。边际上没有效率,就是不同程度的豆腐渣。

当然了,从这个角度看来,事情办得太好,也就成了豆腐渣,那是因为花的钱过多了。老师图洛克(G. Tullock)举过一个例子,说美国国防部为军队的飞机采购了一种优质咖啡壶,这种咖啡壶能够抵御很强的冲击力,即使飞机爆炸,里面的咖啡也能完好无损。图洛克说,这种事情要是发生在私人机构,那个采购员在一个小时内就得去找新的工作。

人们遇到什么事情,都喜欢说“关键是要搞民主,建立互相监督的机制,谁搞得好就谁上,谁搞不好就谁下,大部分人的眼睛总是雪亮的,坚持互相监督,事情就能越办越好。”当然,很多人都这么说了。这就像很多人也说“不修身无以齐家,不齐家无以治天下”一样。但是,在我看来,这两句话都包含了很多逻辑漏洞,多得使整句话变得没什么意义。

东欧一些国家搞过所谓“民主所有制”。一家工厂里每个工人都是股东,什么事情都大家投票,那样的机制配得上所有美好的形容词,但运行的结果是运行不下去。至于为什么是这样,那得追溯到制度主义经济学的文献。而至于为什么民主监督对经济效率的促进不仅作用有限,而且甚至会阻碍经济效率的改进,那就得追溯到公共选择经济学的文献。

民主体制下当然可能会多拨一点钱给教育,但现在教育能拿到的钱其实并不少,都是数以千亿的。更严重的问题,在于花这些钱的体制。里面当然有这个那个人是贪官,这个几十万,那个几百万,但钱主要不是被赤裸裸地贪污挪用的,而是被名正言顺地耗掉的,而耗掉以后你甚至可能找不出一个罪人。钱从中央流出,流到乡镇一级就确实是很紧了,整个流程可以是完全符合规定的。我不是说其中没有腐败,而是说即使肃清了腐败,在很大程度上也还是不解决问题。民主监督至少是不顶用的。

张五常教授早期文章曾描述过这样一幕:三个工人修补一堵墙上的一个洞。第一个人负责补洞,第二个人负责提桶,第三个人负责指着那个洞。朋友,他们三个可能都没偷懒,都没贪污,而他们转过身来,你可能发现三个都是德兰修女的化身。但在这种大环境下,她们也只能提倡“少花钱多办事”。人们千呼万唤的民主监督,其实就是再派三十个德兰修女来,审议和评定这他们的工作。

相关阅读:

  1. 希望工程交谁操办才更有希望
  2. 行善的一般原理
  3. 是善款不够还是剩下的善款不够
  4. 内地可以学香港什么
  5. 民主不是自由

给作者留言(不公开):


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