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为什么给零售价设下限(反垄断专题之十)

Posted on Friday, June 29, 2007 at 2:18 pm

重要补充:美国最高法院6月28日罕有地推翻了它自己在1911年对“迈尔斯博士医药公司案(Dr. Miles)”的判决。判词不仅详细列举了“零售价下限锁定”的一系列效率含义,还正式撤销了把同类的商业行为“按本身原则审理”的惯例(见这里)。本期专栏恰好讨论1911年判决的错误,但没有想到文章付印之日,这个充满错误而维持了近百年的判决会被正式推翻。值得高兴!

    南京人民有福了

    Posted on Monday, June 25, 2007 at 9:17 am

    据报道,南京政府开始直接调控房价,而老百姓知道消息便“拍手称快”(见这里,感谢Kent Chen提供链接)。人民要什么,政府给什么,南京人民有福了。人民们都是这样:要他们自己用脚投票,他们会选择自由经济;要他们用嘴投票,他们会选择计划经济。你生活在这些人民之间,就得承受每个人不负责任地“求口舌之快”带来的巨大副作用。

      似乎有勾结(下)(反垄断专题之九)

      Posted on Friday, June 22, 2007 at 8:18 pm

      动辄上亿美元的反垄断大案,其中蕴含的经济学问题其实相当简单:质量相同但成本不同的商品,标上相同的价格是否合理?答案是肯定的。很简单,要不是这样,谁还会为降低成本操心?新进入者为市场平添了一个选择,消费者“受欺骗”和“受剥削”之说又从何谈起?

        我的文章不能做什么

        Posted on Monday, June 18, 2007 at 9:43 pm

        看来这里有必要向读者郑重声明:本人的文章不能说明之大之广的中国问题,不能用来炒股,不能改革教育体制,不能缩小贫富分化,不能帮民工买火车票回乡探亲,不能治疗艾滋病,不能阻止猪肉价格上涨,不能保证人人都买房……

          似乎有勾结(上)(反垄断专题之八)

          Posted on Friday, June 15, 2007 at 12:47 pm

          两只老鹰在飞翔,一只飞到哪里,另一只就跟到哪里。根据这个事实,你说它们有没有“勾结”?反垄断执法者会说:“即使没听到它们在交谈,也可以肯定它们有勾结,否则为什么始终保持一致?”有趣的是,若我们再看宽广一点,看到地上有只兔子在山丘之间奔突,你恐怕会恍然大悟:不管老鹰之间是否有交谈,它们其实都只是跟着兔子在调整方向!

            勾结定价如何可能(反垄断专题之七)

            Posted on Friday, June 8, 2007 at 4:18 pm

            大量本不可能成功的价格同盟,恰恰是由于政府支持,才得以长期维系。在美国,从酒类贩卖、行医制药,到牛奶、花生、葡萄、烟草、棉花的生产,一概由受政府支持的卡特尔操纵。工会则更典型。1934年通过的瓦格纳法,不仅授予工会罢工的权力,还授予它阻止非工会会员替补受雇的权力。有时,甚至连暴力阻止别人上班都是合法的。有人会问:旨在阻止对手增产和降价的价格同盟,究竟合不合法?答案是:有政府参与,就合法;没有政府参与,就可能非法。

              把握商机就是企图垄断(反垄断专题之六)

              Posted on Friday, June 1, 2007 at 2:37 pm

              汉德法官指出:“谁也没有逼它在还没有其他人进入这个行业前,就不断把规模翻倍再翻倍。它坚称自己从不排斥对手,但它坐拥技术优势、贸易渠道和人力精英,从不放过初露萌芽的机会、总是用新规模来面对新对手,我们想不到有什么比这更能有效排斥对手了。不这么理解‘排斥对手’的含义,法律就会受到阉割,本来要去阻止的结盟就会被放任。”

                经济学怎样看“南京虐狗事件”?

                Posted on Friday, June 1, 2007 at 2:05 pm

                易中天先生(第一次听说他的名字,但谷歌拼音中已成词组)在本期《经济观察报》发表“我看南京虐狗事件”的文章。我读了,觉得鄢烈山先生的观点固然错,但易中天的也还不够对。想到一个问题:经济学怎样看“南京虐狗事件”?

                  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