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与谢作诗教授商榷如何做粉丝

Posted on Thursday, April 23, 2009 at 8:39 pm

我认为更值得做的,是做众多兢兢业业经济学者的粉丝,做经济学的粉丝,做一门时刻在进步的事业的粉丝,做怀疑和批评的科学精神的粉丝。

与谢作诗教授商榷如何做粉丝

薛兆丰
2009年4月23日

辽宁大学的谢作诗教授最近撰文“低人民币汇率不是供养美国”,以评论我的文章“压低人民币汇率等于供养美国”。谢教授先对我赞扬一番(“薛兆丰言辞洗练,思想一贯,经济理念纯粹而又彻底,观点不仅令人耳目一新,而且常常深刻又正确。”),同时坦言自己是张五常的粉丝(“我的确是张五常和张五常经济学的崇拜者和忠实追随者。”),然后分别引用张五常和我的观点,再为张五常的观点辩护。

我先要感谢谢教授的赞扬,并希望本文也不例外。接着我要马上指出,谢教授所引用的他的偶像张五常的言论,其实是我在去年为了幽人一默而写下的(见“假如美国乱发钞票而中国坚持不升值”)。我指的是这段:

美国有可能乱发些钞票来应付当前的经济困局。那么多要拯救的行业,虽然这里只是几百亿,那里也只是几千亿,但加起来不少。假如美国乱印钞票,放松银根,而中国又坚持不升值(不是相信什么顺差逆差的谬论,而是不想影响农民工脱贫致富),那中美两国的政策就正好对接了:美国把多印的美金推到中国去,中国人小心翼翼把美金都存起来,稳坐外汇储备第一把交椅;而中国则把劳动力和产品送到美国去,既保证农民有工开,又缓解美国实际生活水平下跌造成的不适。当然,美国的行业团体,会通过政客对中国发出抗议,要中国解除对汇率的人为管制,但我们根本不需要理会他们。外界的政治施压我们扛得起。我们要负责的是中国农民和工业,不是美国的行业团体和政客。有人担心外汇太多怎么办。答案是“烧掉外汇”。

这是谢教授要注意的——先要查清楚哪些话是偶像说的,哪些是偶像的批评者说的。然而,尽管这段话是我出于讥讽而写的,但它是否听上去很像谢教授的偶像所说,是否仍然完整地概况了一种观点,一种谢教授仍然认为符合张五常原意并且(或因此)值得辩护的观点?这当然得由谢教授回答了。

我只就谢教授已经写出来的内容(不论谁是原创者)作几点回应。

第一,爱心强弱不影响经济逻辑。拿“关心农民的脱贫致富”来支持压低人民币汇率是不对的,正如拿“关心低下层福利”来支持最低工资法是不对的一样。其实,我们不妨假设每个人都是善意的,都是关心农民的的,然后再讨论方法上的分歧。

第二,边际是经济学最核心的概念。汇率太高不好,太低不好,得有个度,这个度就是平衡边际。你不知道这个度,我不知道这个度,只有市场知道这个度。我原文写得清楚:“如果不按照市场信号而是出于政策倾向过分压低人民币汇率,那么就会……”。如果说反对人民币升值是出于关心农民的生计和就业,那就必须回答我在三年前“汇率策略的悖论”中提出的反问:“让人民币进一步贬值岂不更好?”

第三,工作是为了改善生活。如果不计报酬只求工作,那么天下间有数之不尽的工作。核心问题还是“工作能换取多少报酬?”这恰恰就是一个边际问题,是一个只能由市场来回答、而不可能通过某个经济学家的“关心”来回答的问题。谢教授说“中国仍然是一个拥有大量剩余劳动力的国家”,是没有理解(1)为什么说劳动力总是稀缺的(所以是从不过剩的);(2)为什么劳动力需要物有所值的回报作交换;和(3)在什么情况下劳动力会出现空置等问题。请参考我的“失业不是浪费”或阿尔钦教授的经典处理(Alchian, Armen A., Information Costs, Pricing, and Resource Unemployment, Western Economic Journal, 7:2 (1969:June) p.109)。

第四,美国国债并非固若金汤。美国当然绝对有能力偿还国债,因为美元本来就是他们自己印的,成本只是几分钱一张。“烧掉外汇”并不是谢教授说的“当然是调侃”。我原文也说得清楚:本来在今天能换回一个汉堡包的钱,到明天就可能只能换回半个,这效果与“把收回来的外汇烧掉”并无差异。

第五,不要丧失怀疑和批判的精神。我并不反对谢教授做任何人的粉丝,但我认为更值得做的,是做众多兢兢业业的经济学者的粉丝,做经济学的粉丝,做一门时刻在进步的事业的粉丝,做怀疑和批评的科学精神的粉丝。我认识一位聪明好学的女教师,她后来成了其偶像的超级粉丝,专事删除对其偶像带有怀疑和批评意味的帖子。我自己不希望有这种粉丝。

附录一
谢作诗:低人民币汇率不是供养美国

(作者为辽宁大学教授兼博士导师,原文见http://blog.ifeng.com/article/2580782.html

喜欢薛兆丰。我认为薛兆丰言辞洗练,思想一贯,经济理念纯粹而又彻底,观点不仅令人耳目一新,而且常常深刻又正确。更是张五常“粉丝”了。我是三十岁才开始学习经济学的,应该说早过了盲目崇拜一个人和一门学问的年龄。但我必须承认,我的确是张五常和张五常经济学的崇拜者和忠实追随者。这并不是说张五常的每一句话都是正确的,但在我看来,他的经济分析和政策主张基本上都是正确的。而他坚持从最基本的经济学概念和原理出发,把握住主要约束条件及其转变来展开经济分析的传统,则是我们永远都值得学习和坚持的。

最近读到薛兆丰的“压低人民币汇率等于供养美国”的文章,是要反驳张五常反对人民币升值的主张的。我认为有不妥。不是要替谁辩护的问题,而是因为是涉及国计民生的大事,所以站出来说一说自己的看法。我认为真理是会越辩越明的。

张五常早在2002年就预期人民币会是强币,存在升值的压力(那时候人民币黑市汇率还高于官价),但他反对人民币升值。不是出于什么顺差逆差的考虑,而是出于让农民工脱贫致富的考虑。金融危机之后,他进一步地对这个问题进行了阐述:“美国有可能乱发些钞票来应付当前的经济困局。那么多要拯救的行业,虽然这里只是几百亿,那里也只是几千亿,但加起来不少。假如美国乱印钞票,放松银根,而中国又坚持不升值(不是相信什么顺差逆差的谬论,而是不想影响农民工脱贫致富),那中美两国的政策就正好对接了:美国把多印的美金推到中国去,中国人小心翼翼把美金都存起来,稳坐外汇储备第一把交椅;而中国则把劳动力和产品送到美国去,既保证农民有工开,又缓解美国实际生活水平下跌造成的不适。当然,美国的行业团体,会通过政客对中国发出抗议,要中国解除对汇率的人为管制,但我们根本不需要理会他们。外界的政治施压我们扛得起。我们要负责的是中国农民和工业,不是美国的行业团体和政客。有人担心外汇太多怎么办。答案是‘烧掉外汇’。”

薛兆丰认为,“美元是美国的负债证明书。”“中国的外汇储备到达2008年末的19,460亿美元。……这是说,中国十年来替外国人干了很多活,而换来的是增加了十倍的欠条。那些本来还是活期欠条,拿出去就能当即换回服务;而拿着这些外汇再去购买外国政府发行的债券,那就是把活期欠条再换成远期欠条了。”薛兆丰认为,压低人民币汇率不仅是在补贴美国,同时还要引入通货膨胀,不值得。用他的话说:“压低人民币汇率是在补贴美国”,“守住了汇率,引入了通胀”。

“烧掉外汇”当然是调侃了。这是怎样用外汇的问题,是另外的问题。

不否认汇率水平对于外汇储备的规模具有重要影响。但是薛兆丰忽略了一个细节:资产和负债乃是一个铜钱的两面,美元对发行者来说是负债,对持有者来说则是资产。我们挣回了外汇并不是把它捏在手上或者把它窖藏起来等着贬值的,而是会用它进口我们需要的产品和要素,或者进行投资以增值的。记住,资产是要给人带来收入的,否则就不成其为资产了。不说国家和外汇的事,说一点个人及其人民币收入吧。人民币也是债务凭证了,但它同时也是资产。我们挣得了人民币当然是要用于生产和消费的,但是暂时没有用完收入是不是就是吃亏了?不是。没有用完的收入我们一定会用其进行投资以获取收入的,就是老百姓所说的用钱生钱了。这里要多说一句的是,好些人指责我们用外汇储备购买美国国债,是把外汇储备置于进一步贬值的风险之中。然而问题是可以这样看的吗?试问,在这大金融危机之中,什么资产价格不下跌?是石油价格不下跌,还是粮食价格不下跌,还是别的什么资产价格不下跌?正确的看法,金融危机之所以发生,原因之一正在于前期的经济发展存在泡沫。一切的资产,包括我们的巨额外汇储备本来就是要贬值的,这是事前决定了的。我的看法相反,我们购买美国国债,反倒是最大限度地避免了外汇储备的贬值,也就是最大限度地做到了保值增值(贬值最小,就是保值增值最大)。这里还要多说一句的是,假如我们没有巨额的外汇储备,在今天的国际经济事务中我们是否还有如此的谈判力?这也是外汇资产的收益了。

低人民币汇率是不是补贴美国,低人民币汇率是不是让我们吃亏了?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需要看一看人民币升值到底会给我们造成怎样的影响,以及产生这种影响的作用机制。

为简单起见,不妨用一个具体例子来说明问题。假设中国在国际市场上出口杯子,杯子的单价是1美元一个。假设原来人民币汇率是1美元等于8人民币。现在人民币升值,1美元等于6人民币。我们问:人民币升值后杯子的国际(美元)价格有变化吗?首先要给出的答案,是没有变化。要知道,出口商品的国际(美元)价格是在国际市场上,在竞争约束下由供给、需求共同决定的;供给、需求不变,杯子的国际(美元)价格是不会变化的。其结果,人民币升值前,出口厂商出口一个杯子可以获得8人民币的收益;人民币升值后,出口厂商出口一个杯子只能获得6人民币的收益。假设生产成本没有变化,那么出口厂商的利润就得减少2人民币,那些效率相对低下的出口企业就得亏损倒闭,国际市场上杯子的供给就会减少(供给曲线左移)。假设国际市场上需求没有变化,那么杯子的国际(美元)价格就会上升。现在,答案起了变化:人民币升值后杯子的国际(美元)价格的确有了变化,人民币升值的确提高了中国出口商品的国际(美元)价格。不过至关重要的,是我们知道了人民币升值是怎样致使出口商品的国际(美元)价格上升的,而这则是全部问题的关键之所在。

是的,人民币升值可以使得出口商品变得贵起来。但是我们是否因此而受益呢?答案是:这就不一定了。我们已经看到,人民币升值是怎样使得出口商品变得贵起来的——人民币升值是以我们的生产减少、就业减少为代价使得出口商品贵起来的。一个国家,假如已经实现了充分就业,那么汇率升值,因汇率升值而得到的出口商品价格上升也许不算什么坏事。但是,假如一个国家存在大量剩余劳动力,那么汇率升值就是灾难性的。在这样的国家,汇率升值,因汇率升值而得到的出口商品价格上升是以生产减少、失业增加为代价的。在我看来,近些年中国的贸易条件恶化不是什么坏事,这是中国出口增加、生产增加、就业增加的表现,是中国工业化和城市化加速的表现,而用人民币升值的办法提高出口商品价格,只会是灾难。

让我再说一遍(已在别处讲过):就业永远是中国经济的第一要务,我们不可以简单地拿自己与美国相比较。美国拥有的是广大的森林、河流和矿藏。这些东西,现在是,一万年后仍然是资产。但我们所拥有的13亿人口,就没有这样的优势了。人口是资产吗?一般地说,是资产,但并不绝对。此资产非彼资产。假如人没有活干,不能创造收入,那么就不仅不是资产,可能还是负资产。人是要穿衣吃饭的,如果没有活干,不能创造收入,社会就会不稳定,甚至陷于动荡。这些年,工业化和城市化虽然吸纳了大量农村剩余劳动力,但是中国仍然是一个拥有大量剩余劳动力的国家。这个问题,不需去做什么数理统计,看一看每年的大学生就业状况便一目了然了。中国经济这些年的持续高速增长得益于人口红利的实现。
另一个问题,低人民币汇率让美国人受益了吗?是的,让美国人受益了。但这不是补贴美国人,我们自己也是受益的。有什么奇怪吗?这难道不是国际分工和交换本来的属性吗?

还要多说一句的话,是人民币汇率守得住吗?守汇率,不会带来通货膨胀吗?这个问题,我在别的地方讲过,向松祚也有过清楚的论述,而且今天早已经不是讨论人民币升值的时候了,就不去做进一步的说明了。当然,也不是要去刻意地贬货币。货币稳定才是根本之策。

附录二
薛兆丰:压低人民币汇率等于供养美国

2009年2月18日

很多年前,我见有愤怒青年烧美元,就在网站上写过一句话,几天后《南方周末》把它登出来,是劝那些青年“不要烧美元”,理由是“美元是美国的负债证明书”,烧了美元就是免除了美国的债务。我明白愤怒青年是爱国,但爱国可不应该这样爱。

中国的外汇储备,从1999年初1,450亿美元,逐月逐年稳步递增,到达2008年末的19,460亿美元,增长了10倍以上(见“国家外汇管理局网站”)。这是说,中国十年来年替外国人干了很多活,而换来的是增加了十倍的欠条。那些本来还是活期欠条,拿出去就能当即换回服务;而拿着这些外汇再去购买外国政府发行的债券,那就是把活期欠条再换成远期欠条了。

有三个因素可以解释欠条激增的现象:一是我们对外国人贡献大,所以换来的欠条多;二是我们对外国人的需索少,所以兑出去的欠条少;三是人民币汇率过低,所以持美元的人都纷纷跑来换取人民币占便宜。这三个因素共同作用,外汇就涌进来了,而人民币流通量也由此激增,形成了通货膨胀。请见我2003年发表的“守住了汇率,引入了通胀”。

在2005年,经济学教授塔洛克(Gordon Tullock)在走廊拉着我问:“中国人只想收藏美钞,却向美国提供真材实料的商品,这是为什么?”我回答:“我知道中国人就是喜欢收藏美钞。”塔洛克摇头:“我想到的唯一解释,就是中国人愚蠢。”过了两个礼拜,我跑到塔洛克的办公室问他:“美国要求人民币升值,岂不也是很蠢?”塔洛克答:“美国政府是因为一些美国公司有意见,被迫向中国施加压力。美国只是说说,还没做什么;但中国是实实在在地把货物运过来,以过高的价格收藏美元,所以还是中国人蠢。”我说:“美国这么一施加压力,中国人就更不愿意升值了。” 塔洛克了解中国人爱面子的脾气(他曾是驻中国的外交官),听了连连称是。请见我2005年发表的“人民币汇率守得住吗”。

所谓“守不住”,说的是因“守”而引起的“通货膨胀”难以忍受。2003年以来主张以行政的方式压低人民币汇率的人,有意无意地回避了这么做而直接引起的通货膨胀问题。这是所谓“守不住”的含义。要是没有任何代价,中国人要免费䘺外国人服务,只求囤积欠条,当然没有什么做不到的。

问题是,为外国人干活,自己只是攒欠条,同时还要忍受通货膨胀,这么做值得吗?有人认为值得。张五常从2003年起就反对人民币升值(虽然他也同时自相矛盾地主张人民币与一篮子物品挂钩),反到什么程度?反到他宁愿把外国人的欠条烧掉都不愿意升值的程度。他在2006年发表的“货币问题的三个浅见”中写道:“两年多来我老是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说人民币偏低,压力大,汇率不调高早晚守不住。一年前跟阿康斗气,他坚持人民币的上升压力守不住,我要说把收回来的外汇烧掉他才认输!”

为了抵抗升值而烧掉外汇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中国人因烧掉的外汇已经白干了,而因贬值的外汇将来还要白干。只是为了有工作吗?如果只是为了有工作,我自己就能为社会立刻创造20万个工作职位,再琢磨一下就能创造200万个——如果就业者只是是为了有工作。说到底,人们是为了改善生活而工作,而不是为了工作而工作。

有人会说“把收回来的外汇烧掉”只是开玩笑。好像是,但美国奥巴马推出数以兆计的乱花钱大计,美金在过去多年已经、而在未来多年也很可能继续膨胀。这样中国人手上的“活期欠条”和“远期欠条”就必然贬值。本来在今天能换回一个汉堡包的钱,到明天就可能只能换回半个,这效果与“把收回来的外汇烧掉”并无差异。

中国如果不按照市场信号而是出于政策倾向过分压低人民币汇率,那么就会同时导致以下几个后果:(1)外国政府在其本国生产商的施压下要求中国提高人民币汇率;(2)外国广大消费者占便宜;(3)过多外币(欠条)流入中国;(4)中国国内通货膨胀势头加剧;(5)如果国外——尤其是美国——由于其救市计划产生了其本国货币的通货膨胀,那么中国人持有的欠条的实际购买力将下降,意味着中国人过去白干了;(6)中国货过分便宜,导致中国人将来还要白干。

现在摆在我们面前不得不回答的问题是:我们是否为了(1),即不向外国政府屈服,而宁愿同时接受(2)、(3)、(4)、(5)和(6)?

相关阅读

  1. 稳住了汇率,引入了通胀
  2. 不升值与一篮子是自相矛盾
  3. 人民币汇率守得住吗 
  4. 周其仁:毫不含糊地反对通货膨胀
  5. 张五常,2006,“货币问题的三个浅见”
  6. 杨怀康,2007,“天安门广场烧美金”,(“大教授古稀过外,记忆力可能稍逊从前。档案清楚显示……在下当时是扪声不语,没有认输。”) 

给作者留言(不公开):


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