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这是哪个费沙的定律

Posted on Saturday, January 10, 2009 at 12:58 am

是对未来要结多少果子的预期,决定了这棵树的现值有多大;而不是这棵树的现值,决定了未来一定要结多少果子来调校。

这是哪个费沙的定律

薛兆丰
2009年1月9日

又收到朋友的来信,先引用张五常教授示范经济学“浅而不易”的段落(详见这里):

我要以《三派之别》一文中说过的一句话来示范上述的浅而不易之见,因为这一句有些读者不明白,顺便解释一下。那是写到「微观派」时,我说「美国要先让物价迅速下降,从而守住人民的实质财富与实质收入会继续下降的劣势,稳定了基础再上升。」何解?回到费沙的方程式吧。财富等于收入除以利率(W=Y/r),调整的机制过程可以很复杂,这里不说。财富(W)一下子暴跌,不回升,收入(Y)与利率(r)一定要调校。市场的利率(不是贴现率)向下调校不易:银行的借与贷皆不易(解释过了),而就是市场利率被政府所迫而下降,借贷难行这利率没有意思。余下来是收入(Y)的向下调校了。所谓收入,其实是物价乘产量(P x Q)。选择物价下降还是产量下降呢?当然选物价下降,因为物价只是交易的媒介,但产量却是人民享用的饭碗。以产量下降调校,苦不堪言也。

然后问:

I am not sure if the above logic is right. According to Professor Cheung, Wealth drops therefore…..However, what is the cause in this case? For argument sake, can it be the rise of r (due to the collapse of financial institutions) or drop of Y (unemployment) that leads to the drop of wealth? How to distinguish between the egg and the chicken? 

我不确定上述逻辑是否正确。按照张教授的意思,财富下跌后就该怎样怎样……可这里哪个变量是原因呢?照理说,是不是应该利率上升(由于金融机构倒闭)或产量下降(由于失业)导致了财富减少呢?如何区分鸡和蛋呢?

我回答:

是人们对未来收入川流的预期(可粗略地用产量 Y 代表)和人们的不耐烦程度(可粗略地用利率 r 代表),两者共同决定了资产的现值的高低(即用 W 来代表的财富)。是 Y 和 r 决定了或者说导出了 W 的数值。财富(W)是被决定的结果,而不是起决定作用的原因。是对未来要结多少果子的预期,决定了这棵树的现值有多大;而不是这棵树的现值,决定了未来一定结多少果子来调校。是天气冷,决定了要穿棉衣;而不是穿了棉衣,脱不了,所以天气一定要冷下来调校。“财富(W)一下子暴跌,不回升,收入(Y)与利率(r)一定要调校。”这句话是没有道理的。

另外,不谈因果关系,从纯粹算术的角度看,如果 W=Y/r,那么在 W 下降后要保持等式成立,就必须让 r 上升或至少相对 Y 上升。为什么操心“市场的利率向下调校不易”呢?

相关阅读

  1. 假如弗里德曼在世会说什么
  2. 利率是谁制定的
  3. 格林斯潘的利率
  4. 股价不可预测
  5. 向费雪致敬
  6. 张五常:经济学浅而不易 

给作者留言(不公开):


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