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应该“愚公移山”,还是“远走他乡”?

Posted on Tuesday, May 8, 2007 at 12:17 pm

很多不幸的人,比如过去东德的政治思想辅导员,他过去的智力投资几乎化为乌有,生活的景况变得很恶劣,这是真的。这些历史的错,是无法索赔的,只能依靠救济和自身的再培训来改善生活。

应该“愚公移山”,还是“远走他乡”?

薛兆丰
写于“西部大开发”提出之际

德国统一的得失,是不能简单以东德部分的生产力的升降为准绳的。有时候,少生产,才能多贡献。东德的硬件落后,过去东德人被冲锋枪困在这个硬件落后的地方营生,是迫不得已的事情。现在人口可以自由流动,一些好的劳力就会迁移到硬件环境更好的地方谋生。东德地区的生产力比以往更坏,但人们的景况却改善了。

很多不幸的人,比如过去东德的政治思想辅导员,他过去的智力投资几乎化为乌有,生活的景况变得很恶劣,这是真的。这些历史的错,是无法索赔的,只能依靠救济和自身的再培训来改善生活。

我记得是樊刚,去年在特区报评论改造山区的政策,他指出,改变恶劣贫瘠的自然环境的成本是高昂的,相比之下,人们走出山区的代价是合算的。取消户口限制,加速劳力的自由流动,是致富的有力手段。如果这样,在人们生活改善的同时,有些地区却变得更加贫穷,是可以预见的合理结果。

给作者留言(不公开):


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