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争取福利不宜越俎代庖

Posted on Wednesday, May 9, 2007 at 11:42 am

关于争取福利的问题,我有两个基本观点。一,工人的福利高低,最终取决于生产力水平和劳动力供求状况,单靠良好愿望和高喊口号无补于事;二,工人向雇主争取福利,应该由工人自己量力而为,不宜由外人越俎代庖。

争取福利不宜越俎代庖

薛兆丰
《南风窗》2003年8月上

“社会责任8000(SA8000)”是一种国际上新兴的企业认证体系,它就企业对雇员提供的福利待遇,作了一系列规定,范围涉及雇佣童工、健康安全、差别待遇、惩罚措施、工作时间和报酬标准等方面。

最近有位来自美国的仁兄,在国内推广这个标准,在演说中提到了“公司的社会责任”、“美国对华血汗工厂的抵制”、“中国经济总体好于越南,但中国工人待遇明显低于越南”等问题。有朋友听了他的演讲后,来问我意见。

关于争取福利的问题,我有两个基本观点。一,工人的福利高低,最终取决于生产力水平和劳动力供求状况,单靠良好愿望和高喊口号无补于事;二,工人向雇主争取福利,应该由工人自己量力而为,不宜由外人越俎代庖。

英国空想社会主义者欧文(Robert Owen,1771-1858),曾经出于人道主义的诉求,创办过一间“文明工厂”,与当时所谓的“血汗工厂”分庭抗礼。

欧文的工厂座落于苏格兰山区,当地人最初连金币都没有见过,可见那地方多么偏僻。尽管如此,还是有成千上万的客人,沿着崎岖的山路,络绎不绝地前往参观。从1815到1825的十年间,《签到簿》上的名字竟达两万五千多个,其中包括了俄国沙皇尼古拉,英国王子约翰,奥地利大公马克西米连,还有数之不尽的教区代表团、作家、改革家和开明商人。

是什么吸引了这么多贵客?是厂区的景象:没有人乱扔垃圾,没有人酗酒,没有人被体罚。更令访客惊讶的是,这家工厂没有童工——这里干活的全是超过11岁的“成年人”!

可惜,欧文苦撑了十多年,工厂还是倒闭了。原因之一,是工厂的福利模式不切实际。知道这个故事的朋友都不免兴叹:当年不切实际的福利,在今天看来,是远远不及格的。

没有人会否认,短短两百年间,社会对福利标准的观念,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还有人会争论的倒是,这个变化是由热心人的推动造成的,还是社会进步自然而然带来的。

答案显然是后者。当年血汗工厂里的苦况,是极度低下的生产力水平造成的;而今天普遍的社会进步,则是生产力水平提高带来的。不难反证,要是回到欧文的年代,那么今天一切有关工人福利的法规和观念,不管多么“基本”,不管多么“必须”,也只会被视作天方夜谭。

要理解世界,就必须拨开“动机”和“良心”的迷雾,看到社会现象背后的经济因素。是的,资本家的确贪得无厌,慈善家的确古道热肠。但无论是资本家的动机,还是慈善家的良心,都既不能影响劳动力的供求关系,也不能影响劳动力买卖的成交水平;而无论是对资本家的谴责,还是对慈善家的歌颂,都只是社会真实进程的画外音而已。

不少人对SA8000持否定态度,就在于它的标准是一刀切的。要知道,劳动力的买卖条款,与别的任何商品买卖条款一样,都须因地制宜,与时并进。有些工作就是要加班,有些就是不欢迎女性,有些就得找年轻的干,有些就得限制员工辞职。

用划一的标准去“认证”千差万别的劳动合同关系,不是多余吗?就像用一块停了的手表去对时一样,尽管它有时的确是准的,但它通常不是快了就是慢了。这样的手表不是多余是什么?

可为什么还有人大力推动SA8000之类的认证标准呢?嫌疑之一,是发达地区劳动力成本高的厂商,故意打着人道主义的旗帜,要让欠发达地区劳动力成本低的厂商提高成本,从而削弱他们的竞争力。

中国经济总体上当然比越南好,但说中国工人待遇明显低于越南,就要具体看哪些人跟哪些人比了。就算这是事实吧,也完全可以从劳动力供给充足等角度,得到言之成理的解释。倒是演讲者说什么“美国对华血汗工厂的抵制”,才令人不安。

人人都想争取福利,但这主要是由生产条件和劳动力市场条件决定的。工人和雇主间的劳动力买卖关系,始终是平等的,没有说一方必定就能欺负另一方的。而那位推广SA8000的朋友,言外之意分明是:强行提高你们中国的劳动力成本吧,否则有人就要被你们打垮了。

任何时候,任何地点,劳动力的买卖,都是雇主和雇员之间的自愿交易。中国工人始终应该争取自己的福利,好比卖水果的小贩总得讲价。但争取到什么程度,既取决于生产力水平,又取决于劳动力的供应和需求,须量力而为。生搬硬套的外来标准,即使不是别有用心,至少也是没有必要的。

给作者留言(不公开):


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