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民族主义的特洛伊木马

Posted on Wednesday, May 9, 2007 at 9:02 am

中国政府努力加入WTO,那是造福子孙,功德无量的事情!因为到时候,我们必须遵守一整套既定的法律框架。这样的好处在于,迫于国际条约神圣不可违反,特殊利益团体难以强调“它们自己那个民族产业”的特殊性,难以煽动民族情绪来争取政治资助。也就是说,一揽子国际化的贸易法规,能够在我国的商业实践中有效地抑制民族主义的冲动,哪怕这些狭隘的民族情绪,那些“民族主义的特洛伊木马”,仍然埋藏在每个人的心中。

民族主义的特洛伊木马

薛兆丰
《今日财富》创刊号(2001.4.18)

乐凯胶片公司素有国产感光材料“脊梁”之称,最近传出消息,说它将与日本富士合资。中国的脊梁掺入外国的成份,况且是日本人的成份,对初开国门的中国人来说,那本来是既值得从商业的角度、更值得从民族大义的角度来炒作一番的题材。

不过,虽然事件的确受到传媒高度关注,也听到有人零星地呐喊“我们不能失去乐凯”,但民族主义的声音似乎欲言又止,不见波澜,而当事人乐凯公司则直言不讳:“民族产业这杆大旗,我们从来没举过,也不想举。”

这是怎么了?去年国内IT界讨伐微软霸权、为盗版鸣锣开道、扶持国产软件的呼声言犹在耳,仅仅一年之隔,中国人的国际意识就有这么显著的提升吗?

并非如此。要树立国际意识,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美国是全世界种族歧视问题解决得最好的国度,再没有哪个国家能让这么五颜六色的人成功杂居的了,但美国的种族歧视事件,依然频传不绝,那何况是其他国家呢?何况是封闭经年的中国呢?今天中国潜在的义和团员还是很多很多的。

人们甚至确信民族大义是超脱于理性范畴,不容讨论的。民族大义本身并不是坏事,但危险就在于,具体什么行为算是伤害了民族大义,并没有明确的定义。于是,每个人内心埋藏的这种既不容讨论、又含糊不清的情绪,就成了“民族主义的特洛伊木马”。

也就是说,精明的企业家、政治家、记者、律师、甚至歌星,往往能根据情势,巧妙地唤醒公众内心埋藏的这种情绪,为他们自己的局部利益服务。如果这些人成功了,那么整个社会就要因“民族产业”之名,承受大得多的代价。

这个道理,中外皆然。美国的纺织品商人、汽车商人、劳工团体,向政府争取关税和其他保护政策,为他们自己的利益服务,而让公众承担大得多的成本。这些争取保护的商人,打的是什么旗号呢?也是民族产业的旗号。这面红旗深得人心,历久常新,非常管用。

去年中国的IT界,民族大义的呼声响亮,背后的原因,也是“利字当头”。第一点利益:微软公司打击盗版的举措,危及了国内众多企业的既得利益。我们自己知道,法律讲不过去,道理讲不过去,于是就摇起民族大义的旗帜来。结果确实很奏效。毕竟讲到民族情绪,就不用讲道理的了。

第二点利益:个别国内的软件公司新推出的软件产品,与微软公司的软件产品正面竞争。这些公司知道自己实力有限,所以也乐于支持那些高唱民族主义的旗手,一方面造势,二方面希望得到政府的帮助。

第三点利益:当时美国科网股泡沫正急剧膨胀,自由软件Linux也如日天中。自由软件是代码公开,任人修改使用的软件。于是国内有人就着手把Linux改造成“中国人的”操作系统。他们宣传微软的产品不安全,说它会危及民族和国家的事业,其目的是为了争取政府向国产Linux提供行政资助。

有趣的是,在美国的资本市场上,谎言总是很快被戳穿,因为投资人总是最拼命寻求真相的人。VA Linux公司上市当天,股票就暴涨了700%,最高达到239美元,不过,当人们认识真相后,它今天的股价就只剩3美元出头了。但可以打赌,中国人的Linux事业,绝不会萎缩得那么快,因为支撑它的,不是私人的钱。

再来说眼下乐凯和富士的合并。为什么乐凯“民族产业这杆大旗……从来没举过,也不想举”呢?恐怕也是利益的原因。在目前的格局下,只要乐凯最后决定与富士合并,那就是对乐凯有利的自愿的商业决定,所以乐凯不会拿民族大义的旗号来给自己找麻烦。反过来,让我们设想,要是现在只是在讨论是否让日本胶卷进入中国,那么乐凯就恐怕要诉诸民族大义,并历数让富士胶卷进入中国的不是了。

所以说,中国政府努力加入WTO,那是造福子孙,功德无量的事情!因为到时候,我们必须遵守一整套既定的法律框架。这样的好处在于,迫于国际条约神圣不可违反,特殊利益团体难以强调“它们自己那个民族产业”的特殊性,难以煽动民族情绪来争取政治资助。也就是说,一揽子国际化的贸易法规,能够在我国的商业实践中有效地抑制民族主义的冲动,哪怕这些狭隘的民族情绪,那些“民族主义的特洛伊木马”,仍然埋藏在每个人的心中。

给作者留言(不公开):


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