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香蕉战殃及无辜

Posted on Tuesday, May 8, 2007 at 11:30 am

那些投资香蕉园的美国资本家,理应要求美国政府帮助拆除欧洲的贸易障碍。但是,美国为了报复欧洲,竟然在更广泛的产品上设置贸易壁垒,使美国消费者在与香蕉毫无牵连的商品上破费金钱,这种殃及无辜、害人不利己的做法,实在是恶劣。

香蕉战殃及无辜

薛兆丰
证券时报·财经周刊,1999.4.17

欧洲联盟六年前制定了特殊的贸易政策,刻意照顾非洲、加勒比海和太平洋地区前英法殖民地的香蕉出口国,并限制其他拉美国家的香蕉出口,使得投资拉美香蕉种植园的美国跨国公司蒙受巨大的损失。

美国与欧盟的香蕉贸易争端由此而起。世界贸易组织成立后,美国就跑到那里打官司。上周三,世界贸易组织再一次作出裁定,指欧盟违反自由贸易原则,并批准美国对从欧盟进口的价值一亿九千万美元的商品征收百分百的惩罚性关税,这些商品包括奶酪、饼干、手袋、纸张、毛衣、电池、咖啡等。

到今年冬天,假如美国居民购买的开司米毛衣比去年贵了一倍,那就要感谢克林顿政府,因为克林顿政府为美国的香蕉大亨出了气。既然国际贸易准则执行起来可以时紧时松,那么将来欧盟应开司米毛衣商的请求,规定欧洲人要付双倍价钱购买美国的“视窗2000”也就不足为奇了。

冤冤相报何时了,用这种报复手法来为个别团体伸张“正义”,所有人——包括报复者本身——都将成为受害者。是的,欧盟在香蕉问题上显然错了,但美国居然拉开战线,采取自虐的方式来对抗,则树立了更坏的榜样。美国和欧盟,到底谁对自由贸易作了更大的破坏,世界贸易组织这次的裁决还不足以为据。

欧盟担心,世界贸易组织的裁定会令依赖香蕉出口的贫穷国家爆发经济危机。但这只是伪善的辩辞。事实上,在欧洲的超级市场上,香蕉每公斤卖50美分,其中25美分落到了各层分销商的手里,仅有3.75美分流入欧盟声称要援助的贫穷国家。倘若欧盟真要援助他们,那何不直接向他们提供资金,而非要费时失事地操控香蕉贸易,并把做善事的负担不公正地加在香蕉消费者身上呢?

自由贸易原理,明确表述于斯密的《国富论》,经李嘉图和密尔阐发,赫克舍尔和奥林深化,最后由萨缪尔森推向登峰造极,成为几个最基本的经济学原理之一。高手轮番雕琢,使这个原理的鲜明内涵发扬光大:社会的分工和交易能够极大地增进每个成员的幸福。

但现实中为什么还存在这么多贸易争端呢?因为个人总是势单力薄,只能趋吉避凶,不能对政策和制度大有作为;只有财雄势大的利益团体,才有能力左右政府政策,并积极宣扬“民族产业”、“失业”、“国情”以及“外国产品其实不好”等陈词滥调,以迷惑爱国的普罗大众。

以香蕉战为例,由于拉美的便宜香蕉被欧盟拒之门外,每个吃香蕉的欧洲居民都不知不觉多付了钞票。但他们毕竟太分散,各自损失毕竟太小,所以他们顶多会去购买较便宜的走私香蕉(假如有的话),但不可能联手争取贸易自由。相反,香蕉商数目少,容易团结,牵扯的利益非同小可,所以他们倒会很卖力地给对手设置贸易障碍。受害者和受益者间信息和财力的不对称,是贸易壁垒挥之不去的重要原因。

当然,那些投资香蕉园的美国资本家,理应要求美国政府帮助拆除欧洲的贸易障碍。但是,美国为了报复欧洲,竟然在更广泛的产品上设置贸易壁垒,使美国消费者在与香蕉毫无牵连的商品上破费金钱,这种殃及无辜、害人不利己的做法,实在是恶劣。

给作者留言(不公开):


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