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声明

Posted on Friday, February 11, 2011 at 1:31 am

我关于春运火车票价的观点,至今没有改变,反复且清楚地解释过。我的原意,不容刻意歪曲!

    郑风田:火车票实名制社会收益远大于成本

    Posted on Friday, February 19, 2010 at 12:02 am

    火车票实名制要不要继续下去,除了铁道部发言人讲还要研究研究再决定,另外有一种声音也挺异常刺耳的,那就是两位经济学者撰文大声要求禁止,其一是中央党校王东京先生,他的观点是“铁路实名制购票是劳民伤财 对社会纯属浪费”,另外一位是薛兆丰先生,他的观点是“春运票价过低造成举国浪费 应充分提价”。

      王绍培:薛兆丰说火车票应该提价

      Posted on Thursday, February 18, 2010 at 11:54 pm

      薛兆丰是这么年轻的经济学家,而且还在美国念博士后,他的思考一定有独到的深刻之处,我愿意认为仅仅是因为他表述得不够清晰,所以起码还不能说服我。

        周克成:为什么《经济学通识》耐读

        Posted on Monday, October 26, 2009 at 8:15 pm

        周克成:一天我在上面看到薛兆丰和方兴东关于“微软霸权”的争论,看到薛兆丰为微软这样的国际巨头辩护,我就对他恨得咬牙切齿。我想,微软这样的公司不是从中国赚走了很多钱吗?他们不是凭借技术优势威胁中国的高科技产业吗?薛兆丰怎么能为这样的公司辩护呢?到了2001年初,我仍然不能理解,更无法接受薛兆丰的观念。记得那时候《21世纪经济报道》刚刚出版不久,在2月份的某一期上刊登了薛兆丰的《火车票价还不够高》一文。当时我看到这文章标题,就从心底里厌恶薛兆丰。以至于往后的一段日子里,我在那报纸上看到署名为薛兆丰的文章都刻意避开。他的文章标题刺痛了我,让我心生闷气不能释怀(见这里)。

          李子旸: 何处再觅此乐趣

          Posted on Sunday, October 11, 2009 at 12:45 pm

          李子旸:好象是肖斯塔科维奇回忆中,有一个情节。他进入音乐学院以后,老院长和他们谈话。白发老人问这些年轻人:这个曲子听过吗?没听过,哦。那个曲子听过吗?也没听过,哦。如此问过几个,年轻人大多没有听过。年轻人正为此感到羞愧,老院长却长叹一声,说道:年轻人啊,我真是羡慕你们,还有那么多优美的曲子你们还没听过。你们还有机会体验刚听到时的幸福啊。老院长什么都听过了。没机会再去体验那种幸福了。先别笑话我,我知道,我不是什么老院长。经济学,我仍然只是一个业余爱好者,仍然并将继续处于学习的阶段。但确实,薛兆丰的文章给最初读到的读者提供的那种刺激和畅快,已经离我远去了(见这里)。

            李俊:经济学的智慧

            Posted on Thursday, September 17, 2009 at 12:17 am

            李俊:经济学不能改造世界,但是可以改造人的世界观。或许,《经济学通识》这本书并不会给你带来什么财富,但是一定给你传播了自由主义思想,让你明白了经济学原理。经济学研究财富,但不是局限讨论财富问题。其实,经济学也是一种人生哲学,可以提高个人文化修养。一些实践经验告诉我们,经济学普及可以减少愤青,可以减少偏激思想。从《经济学通识》这本书上,我们可以看到兆丰是思想开放而严肃思考的学者。在文章上,他做到不刻意创新,不信口开河,而是坚持一切从科学事实作为根据。因此,能够阅读兆丰的文字,我觉得是人生乐事。这本书不仅告诉读者经济学常识,并且还告诉读者经济学的智慧(见这里)。

              冯冠军:《经济学通识》读书笔记

              Posted on Thursday, August 20, 2009 at 11:19 am

              有个故事说道:一个杯子,是空的话,可以注入满杯水,有半杯水的话,可以再注入半杯水,但如果是满杯,就一滴也注入不进去了。故事告诉我们人要虚怀若谷,要认真思考他人的一些观点和思想,哪怕和自己并不一致。圣人尚且说自己一无所知,读者诸君不妨便如圣人般虚心无成见地阅读该书,当别有一番滋味,多一点收获。如果不再迷信“免费午餐”,而且也能关注到“看不见”的事物,那恭喜您,您已经是少有的掌握了经济学精髓的人了!

                冯冠军:读薛兆丰《商业无边界》

                Posted on Thursday, May 21, 2009 at 10:35 am

                整本书是美国反垄断法的一个纵览,美国的司法实践是逐步从“本身原则”到“理性原则”,同时也逐步吸收了经济学在垄断问题上的一些成果。但各国却有意无意地仍以五六十年以前的美国反垄断法作为模板效仿,值得深思。

                  与谢作诗教授商榷如何做粉丝

                  Posted on Thursday, April 23, 2009 at 8:39 pm

                  我认为更值得做的,是做众多兢兢业业经济学者的粉丝,做经济学的粉丝,做一门时刻在进步的事业的粉丝,做怀疑和批评的科学精神的粉丝。

                    经济学原理必须学才能会

                    Posted on Wednesday, April 15, 2009 at 1:03 pm

                    如果资本家确实善于欺负和盘剥某些弱势人群,那么世界500强企业里雇用的,就应该全是黑人、女人、儿童和文盲。谁认为弱势人群容易盘剥的,就应该自己开家企业,专门雇用他们试试看。

                      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