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救市产生了道德腐败的诱因

Posted on Thursday, September 25, 2008 at 1:40 am

救,当然可以解决目前的问题,但最重要的是产生了道德腐败的诱因,以后谁都不怕做错:如果做错,那么解决的办法就把错误尽量尽量扩大,大到政府要出面为止。

两天前收到几位朋友来信问:

不知你对布什的7000亿救市计划怎么看?

我回信写道:

很抱歉我完全不知道在发生什么事情。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好,让我先说说我知道的原则。看我以后了解更多细节后,会不会认为这次应该例外。
 
我认为不应该救。我们要区分两种情况。一种是银行因为流动性不够造成的挤兑现象,政府应该”救”,但这种还不算真的救,因为银行的运作机制决定了一点,即只要人们一起去提现,那么银行是一定不够现金的。如果是这种情况,政府应该救,救到谣言停止了,人们不去挤兑为止。但是,一家银行还可能因为其他的原因,因为运作不好,经营不善,而出现了倒闭。这种情况,政府就不应该救。救,当然可以解决目前的问题,但最重要的是产生了道德腐败的诱因,以后谁都不怕做错:如果做错,那么解决的办法就把错误尽量尽量扩大,大到政府要出面为止。
 
目前美国产生的问题,还不是银行的问题,是基金和投资银行的问题,更与上面提到的第一种情况沾不上边。所以不应该救。一个经营不善要倒闭的公司,当政府要救后,股价反而上升,这是很讽刺的。
 
这是我在好几个礼拜没有仔细阅读新闻的情况下的看法。等我追看了新闻后,再向各位汇报我是否改变了看法。

子旸回信说:

我想,在是否应该救市这个问题上,应该是没有什么疑问的。
 
我的问题是,为什么布什政府要这么做?
 
这可能就需要用公共选择理论做一些分析了。
 
在比较严重的危机局面出现以后,政府有没有可能抵御住公众要求政府救市的舆论?
 
为什么一个信奉保守主义的政府在这时会选择类似罗斯福新政的做法?
 
要求这时候政府什么都不做,是不是根本不可能?那只是一个无法实现的妄想?
 
政府领导人的意识形态能够左右政府的政策吗?
 
能否设计出一种机制,确保政府能够在这种危急时刻坚持保持中立? 

我回复说:

不,两党的差别很小。大部分是嘴上的差别。这当然是用公共选择理论来解释了。
 
科普兰(Caplan)书里那句很经典:
 
A: 参议员,所有有头脑的人都支持你!
 
参议员:不,还不够,我要一半以上的人支持我!
 
当你要讨好一半以上的人,而不是要讨好有头脑的人,你和别的党就在同一条船上了。
  
兆丰

给作者留言(不公开):


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