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市场经济的胜负

Posted on Wednesday, May 9, 2007 at 11:20 am

有感于此,哈耶克将分散在各个大学里的自由主义学者团结起来,创办了著名的“朝圣山学会(The Mont Pelerin Society)”,不仅交流学术,还互相勉励。这个学会最早的核心会员,不仅有他的老师米塞斯,还有他的老朋友哲学家波普尔,当然,奈特(Frank Knight)、米尔顿·弗里德曼、斯蒂格勒(George Stigler)、布坎南也都是这个学会的会员。可谓鼓动风潮,造成时势。

市场经济的胜负

薛兆丰
1999年12月24日

半个多世纪前,二战结束,百废待兴,苏联式的计划经济模式、北欧福利主义经济模式以及凯恩斯主义的干预主义经济模式,正大行其道。以亚当·斯密为源头的盎格鲁—撒克逊(Anglo-Saxon)式自由主义,因为与这些时髦的学说格格不入,正经历令人失落的低潮。

经济自由主义理念不被采用,坚信这些理念的人也自然受到排斥。大声疾呼计划经济不可行的米塞斯(L. von Mises),被视为过时理论顽冥不化的魔鬼辩护士,在美国连一份教职都找不到;他的学生哈耶克,因为力争计划经济的大规模“社会计算”不可能实现,受到了学术界的奚落。每一个赞成甚至仅仅是同情传统自由主义的学者,在他们所在的院校,都有被排挤的感觉。

有感于此,哈耶克将分散在各个大学里的自由主义学者团结起来,创办了著名的“朝圣山学会(The Mont Pelerin Society)”,不仅交流学术,还互相勉励。这个学会最早的核心会员,不仅有他的老师米塞斯,还有他的老朋友哲学家波普尔,当然,奈特(Frank Knight)、米尔顿·弗里德曼、斯蒂格勒(George Stigler)、布坎南也都是这个学会的会员。可谓鼓动风潮,造成时势。

今天,这个学会从最初的几十人,增加到几千人。参与第一届会议的元老,在世的仅剩下弗里德曼一个人了。在周年纪念会上,他老人家回顾说:“世界已经改变,学会的作用已经不复存在,这个学会本来可以结束。不过,尽管经济自由主义者已经不受排挤,社会普遍在口头上和宣传上赞成自由主义和市场经济,但是现实并没有跟上思想的进步,违反自由经济原则的做法仍然俯拾皆是。”

那么,经济自由主义到底主张什么?一句话,就是限制政府在经济事务中的操控力度,让市场机制发挥调节资源的作用。经济自由主义者并非无政府主义者,他们并非一概反对政府的作用。然而在绝大多数的案例中,他们的研究结果都表明,政府的干预过度了。

总结经济自由主义的政策主张:倡导明晰界定和保障财产权利,认为有恒产,始有恒心;反对通货膨胀,认为通货膨胀永远是潜在的大敌,因为垄断了发钞权的政府,往往难以抑制通过发钞来征敛财富的冲动;反对财政赤字并主张减税,因为政府比不上私人精明;反对创造就业政策,因为强行设置的工作岗位会造成社会更大的浪费;反对产业扶持政策,因为政府无法确定什么是值得扶持的行业和企业,真正值得扶持的,恰恰是那些无须扶持就能健康发展的产业。

他们还反对价格管制,只有让价格充分自由地浮动,才能避免资源浪费;反对贸易保护,分工和贸易不仅对富国有利,对穷国也一样有利;反对用民主投票方式代替钞票投票的方式,选票不能反映选择的代价,民主选举只是避免交易费用过高的权宜之计,实施过多的民主投票,反而会导致更多的社会损失。这对富人和穷人同样成立。

展望新的世纪,大师弗里德曼认为,我们赢得了舆论,却输掉了现实。恐怕太悲观了。舆论上的赢输,我看还会跟随潮流而转变;但现实中,不战而胜的,必定只有符合经济规律的体制——不是因为我们的口才,也不是因为对手的省悟,而是因为别的行不通!

给作者留言(不公开):


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