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激情的作用被高估了

Posted on Wednesday, May 9, 2007 at 10:00 am

激情对经济的促进作用,往往被高估。无疑,当目标是“唯一”而且“确定”的时候,上述的任何一种激情,都可以激发巨大的能量,促成人们达成该目标。这些“唯一而且确定”的目标可以是:大声喊“加油!”;攻下对面的山头;和眼悃虫做斗争、考上注册会计师;轻伤不下火线、每天多练90个转体大回环等等。

激情的作用被高估了

薛兆丰
Wed Jul 10 02:34:27 1996

民族激情,只是众多激情中的一种,此外,还有自强不息的激情、惟利是图的激情、沽名钓誉的激情、地方主义的激情、挣扎求存的激情、舍身求法的激情、奉献信仰的激情,诸如此类。

那些社会学家说的利他主义、心理学家说的本我情结、法学家说的正义感、医学家说的求生本能,文学家所说的欲仙欲死,对经济学家来说,体现在个人身上的,就只是“自私”二字。比方说,我业余对知识的追求,是受好奇心、手起刀落的快感、以及济世扶贫的理想所驱使的,这些都统统会被经济学家们看作是我的“自私”,并用一组“个人偏好曲线”来刻画它们。

激情对经济的促进作用,往往被高估。无疑,当目标是“唯一”而且“确定”的时候,上述的任何一种激情,都可以激发巨大的能量,促成人们达成该目标。这些“唯一而且确定”的目标可以是:大声喊“加油!”;攻下对面的山头;和眼悃虫做斗争、考上注册会计师;轻伤不下火线、每天多练90个转体大回环等等。

然而,经济事务却是一个“多”目标系统(不但众口难调,且朝三暮四),在权衡资源配置(这是经济成功的核心课题)的时候,就只有价格体系才是唯一客观的指南;激情无济于事,因为它不携带任何关于如何配置资源的必要信息。

举个例,在没有价格的指导时,如果国家号召我们把钢铁的产量搞上去(单目标),不顾一切的话,我们是可以办到的,而且激情越旺盛,产量就越高(当然在生产可能性范围内);但是,如果国家号召我们把“经济”(多目标)搞上去,缺乏了市场和价格,我们就很为难了;如果号召说要把“生活”(更多目标)搞上去,就是难上加难了。原因是,这要搞,那也要搞,是不知道如何落墨的。

但要是有了市场和价格(以及明晰的财产权),即使没有激情,只因为人人常怀自私之心,经济也会自然上去的。相反,历史告诉我们,任何一个被激情冲昏头脑的时空,无论在精神上还是物质上,带来的都只是苦果,而不是丰收。
 

给作者留言(不公开):


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