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社会保险骑虎难下

Posted on Wednesday, May 9, 2007 at 11:39 am

包括CATO、美国传统基金在内的研究机构,提出了很具体的方案。智利在4年前就已私有化其社会保险制度,是个榜样。至于那些犹豫不决、尚未实施这个制度的国家,就应该接受一位美国学者的忠告:“按我们现在说的去做,不要照我们过去做的去做。”

社会保险骑虎难下

薛兆丰
证券时报·财经周刊,1998.1.30

在位顶多还剩几百天的克林顿总统,上星期在国情咨文中建议:今后15年内,拨出7,000亿美元社会保险基金投入股票市场,以期增加收益,舒缓日益沉重的社会保险负担。

美国的社会保险,是一套下一代人供养上一代人的制度。它首要的困难,是随着医学发达和出生率下降,“供养比率”直线下降。1950年,平均每16个缴付所得税的人供养一个老人;到1997年,减少到每3.3个劳动者供养一个老人;这个“供养比率”预计到2025年将进一步下降到二比一。

此外,这个制度的缺陷还在于,领取福利的人难免得寸进尺,政府的负担会与日俱增,而由官僚强行集中营运全民养老金,不仅回报极低,而且埋没了私人投资和创业的巨大潜能。

更可怕的是,这个制度可发不可收,虽然越来越多人认识到它的致命缺陷,但要中途作废这个设计成代代相传的制度,就阻力重重。

要维持这个制度,通常可行的办法只有两个,一是向劳动人口和企业加税,但这肯定挫伤他们工作的积极性;二是削减养老金额,但老人们肯定会抗议。政府不能等人家老了,就背信弃义。要不是当初政府许诺了退休保障,美国人怎会及时行乐,高枕无忧,任凭储蓄率下降到零?

显然,政府必须马上另外想办法,否则因支付社会保障而产生的巨额赤字就势所难免。过去,社会保险基金都投资在收益率很低的债券上,那么,按照克林顿总统的建议,将部分基金转投到收益率高得多的股市,是否有效呢?

前景并不乐观。过去16年来,美国股票价格暴增了10倍,平均每股收益从6%下降到1%,平均市盈率从不到10上升到接近30。没有人可以预测,当美国政府的7,000亿美元投放股市后,股市收益率会下降到什么程度。可以预言的是,由于政府是市场上最巨型的投资者,当它离开债券市场,债券的收益率就会上升;当它进入股市,股票的收益率就会下降。此消彼长,政府未必能增收。

然而,将保险基金投入股票市场,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却是显而易见的。首先,政府按照中立的原则、根据市值的顺序来购买公司股票,的确可以令大公司迅速聚集大量资金,但那些最需要融资的中小型企业,相比之下就受到排挤。不要忘记,数量庞大的中小型企业,一直是美国经济的支柱。

其次,将私营上市公司部分国有化,政治与经济的冲突就不可避免。试问,政府怎么能够一边控诉微软公司垄断,扬言要重罚它、拆散它,一边又投资微软的股票、充当微软的股东呢?政府怎能一边钳制烟草公司,一边又指望它盈利以赡养长者呢?当经济衰退,股市低迷,而社会保险支出又增大时,政府如何在刺激股市与预防通胀之间抉择呢?

美国的社会保险制度已经实施了64年,骑虎难下,只有根本改变保险基金的性质,而不是简单改变它的投资组合,才能治本。彻底的改革是将它私有化。

包括CATO、美国传统基金在内的研究机构,提出了很具体的方案。智利在4年前就已私有化其社会保险制度,是个榜样。至于那些犹豫不决、尚未实施这个制度的国家,就应该接受一位美国学者的忠告:“按我们现在说的去做,不要照我们过去做的去做。”

给作者留言(不公开):


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