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谴责西雅图暴乱

Posted on Wednesday, May 9, 2007 at 11:11 am

西雅图示威者是各式各样的,但无论是人权分子、还是环保分子,都有其共同之处,那就是:他们自己享受现代化成果的同时,呼吁别人选择落后。

谴责西雅图暴乱

薛兆丰
证券时报·财经周刊,1999.12.3

西雅图的世界贸易组织部长会议,因为数万名示威者的扰乱,不得不实施了宵禁。人权分子、环保主义者、贸易保护主义者、以及狭隘民族主义者,爬上屋顶、阻断交通,对以“自由贸易”为宗旨的世界贸易组织发起了攻击。

类似的示威不一而足。一个名为“转折点计划”的环保组织,在《纽约时报》刊登整整两版以“全球单调文化”为题的广告,指责世界贸易组织所倡导的自由贸易,破坏了世界各地原有的风土,令开罗变成了洛杉矶,新德里变成了伦敦。

上星期,激进青年学生占据了位于日内瓦的世界贸易组织总部,摇旗呐喊:“WTO杀人:摧毁WTO!”他们声称,实施贸易自由化,会迫使第三世界国家的贫苦人民成为发达国家的廉价劳工,使他们过着辛劳而卑微的生活。他们主张关闭发展中国家的“血汗工厂”。

然而,正当记者的镜头瞄准煽情的场面的时候,美国传统基金与《华尔街日报》联合评选的“2000年全球经济自由指数”公布了:香港、新加坡、美国、澳大利亚、英国名列前茅,而海地、缅甸、越南、古巴、利比亚、北朝鲜则照例在结尾处聚首。

这是一份无声的反驳。试问,当北朝鲜的树皮都被吃光,电台教人选择无毒的野草进食的时候,谁还能奢谈什么环保?试问,当看到一名企图偷渡的海地男孩在怒海中沉浮的新闻片段时,人权分子难道还会认为“血汗工厂”是不能容忍的选择吗?是的,第三世界的加工厂里,工人们工作辛劳,生活环境恶劣,出现童工,工业安全没有保障。然而,这是他们目前最好的选择。如果他们不选择在那里工作,他们面对的,就很可能是饥饿和死亡。

有人争辩说,发达国家的人民在享受来自发展中国家的廉价加工品的时候,应该于心有愧,应该给这些工人提供更为优厚的待遇。但是,资本家到这些地区开设工厂,就是看中了那里的廉价劳动力,如果以行政手段提高他们的待遇,就只会出现两个结局,一是造就一个生活格外优异的小圈子,而其它大多数人则得不到雇佣;二是根本上赶走了资本家。理论上的高工资,实际上的零工资,难道是示威者愿意看到的结局吗?

再谈环境污染和环境破坏。是的,这是经济发展不可避免的副作用。但我们不能忘记,这首先跟发展中国家资源的产权界定不够严格有关。森林、河流往往都是公共财产,如果代理这些公共财产的当地政府缺乏明确的责任,他们就会对环境污染听之任之,无心采取适当的补救措施。

同时,我们也要看到,经济发展的好处往往大于环境污染带来的坏处,两害取其轻,是社会发展的必然选择。没有人否认,在公路上塞车等待是很讨厌的事情,但绝大多数人还是渴望拥有自己的小车。毕竟,没有人强迫你要买小车,也没有人强迫你吃麦当劳。的确,新德里变得象伦敦了,开罗变得象洛杉矶了,这会令游客大失所望。游客当让希望别人保持文明前的特色,但是,难道游客的满足比当地居民脱贫更重要吗?

西雅图示威者是各式各样的,但无论是人权分子、还是环保分子,都有其共同之处,那就是:他们自己享受现代化成果的同时,呼吁别人选择落后。

给作者留言(不公开):


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