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韩农为何跳海

Posted on Wednesday, May 9, 2007 at 9:26 am

是的,世贸本来不需要谈判。把贸易官员推向谈判桌的,是各国内部活跃的利益团体。是他们在千方百计地阻止其国家开放,阻止其行业开放。而各国政府官员对其他国家作出的所谓“贸易让步”,实际上是其国内利益团体承受的“让步”,所以也就是其国内广大消费者取得的“进步”。世界银行的报告说“自由贸易”带来好处不够多,我认为那恰是因为各国代表在谈判桌上所作的“让步”不够大的缘故。 

韩农为何跳海?

薛兆丰
2005年12月20日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

世贸部长会议上周在香港举行,数以千计的抗议者从各地飞到,夜以继日地游行示威,其中韩国农民最令人瞩目。他们软硬兼施,白天先来个“三步一叩”博取同情,再以“赤膊跳海”来鼓动高潮;晚上则冲铁马、掷鸡蛋、抢警棍、烧棺材,造就香港四十年来“最长一夜”。人们不禁要问:韩农究竟有什么冤情?他们要争取什么?

他们的冤情,就是因政府停止农产品补贴而断了财路,因农产品增加进口而翻了饭碗。韩农面临的危机,不是不能种地,不是不能卖粮,而是不能继续接受政府补贴,不能继续妨碍其同胞购买外国产品。他们要争取的目标,就是向国际社会陈情,向本国政府施压,要求维持农产品贸易壁垒,以便他们继续占其同胞的便宜。

我们知道,社会进步,生活改善,离不开两个根源,一是“分工生产”,二是“自由交易”。没有“分工生产”,人类的消费品就只能停留在“取自自然”的阶段,与野生动物无异;而没有“自由交易”,每个人一生的幸福就只会剩下一个零头。

朋友,不要说一枝铅笔简单,懂得如何开采石墨的人万中无一;也不要说泡制一杯卡布奇诺咖啡易如反掌,懂得如何饲养奶牛的人万中无一;更重要的是,在口口声声反对世贸的那些人当中,能真正拒绝享受“分工生产”成果的人,更是万万中无一。他们没有一个不是讲一套、做一套的两面派。

谈过恋爱的朋友都知道,男女双方只要“以有易无”,实践“你快乐我更快乐”的原则,便可以在顷刻间产生极乐。世界无须增加一根毫发。这极乐是“自由交易”带来的。设想一下,假如有那么几个学生,为了增加自己的机会,发起一场“禁止本校女生与外校男生约会”的校园运动,那它一定遭到讥笑,一定无疾而终。

但这跟那群韩国农民在香港的举动有什么区别吗?没有区别。韩农们不正是在推动一场“反对韩国同胞与国外农民交易”的国际运动吗?人们之所以在这个问题上变得胡涂、变得同情、甚至变得赞成韩农的诉求,原因之一是听信了不少关于国际贸易的胡说。

这些胡说,最常见的就是把“行业利益”说成是“国家利益”;把国外的廉价商品说成是“恶意倾销”,把同胞与外商的买卖说成是“不公平竞争”。当每个国家都出现这些利益团体,反反复复地鼓吹这些胡说时,国际上便汇成了此起彼伏的喧哗,织成了接二连三的闹剧。

这是说,每个国家内部的利益团体,都通过向政府游说和施压,获得了行政上的保护,从而保有着巨大的利益;而这些国家的广大消费者,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也还是自由贸易的最大受益者。广大消费者本来就不需要政府官员去参加什么世贸谈判,搞什么讨价还价。只要单方面解除贸易壁垒,消费者就能立即享受来自“分工生产”和“自由交易”带来的巨大利益。

是的,世贸本来不需要谈判。把贸易官员推向谈判桌的,是各国内部活跃的利益团体。是他们在千方百计地阻止其国家开放,阻止其行业开放。而各国政府官员对其他国家作出的所谓“贸易让步”,实际上是其国内利益团体承受的“让步”,所以也就是其国内广大消费者取得的“进步”。世界银行的报告说“自由贸易”带来好处不够多,我认为那恰是因为各国代表在谈判桌上所作的“让步”不够大的缘故。

给作者留言(不公开):


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