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长兴的教育革命

Posted on Wednesday, May 9, 2007 at 12:33 pm

长兴县是国内最早试行“教育券”改革的地区。他们的试验只是局部和近似的。从2002年开始,小学阶段的贫困生每学期可以获得一张面额为200元的教育券,初中阶段的贫困生则是300元的教育券。去年共有3220名学生受益,涉及的款项达156万元。今年,雄心勃勃的教育当局,打算把试验推向普通高中。

长兴的教育革命

薛兆丰
《南风窗》2003年4月上

是抢回来的题目。去年十二月,应周其仁教授邀请,到浙江的长兴县了解当地的“教育券” 改革。几天后,我们在杭州与张五常教授会合,大家谈到长兴,都颇为振奋。当时五常教授抽出万宝龙水笔,信手写下“长兴的教育革命”几个大字,准备以此为题写篇文章。可惜文章至今尚未出笼。我见在《南风窗》上谈妥的专栏一拖再拖,到了非开张不可的时候,而我又马上要再到长兴探访,便决定把这个题目抢过来,先替那里的教育改革呐喊两句。

“教育券制度(voucher system)”的概念,由经济学家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在60年代提出。内容很简单:政府应把资助教育的金钱,直接发到学生家长手上,再由家长自主选择学校。具体做法也不麻烦:政府把教育券发给家长,家长选定学校后,把教育券当作部分或全部学费交给学校,学校回头再凭教育券向政府兑换金钱。

而传统的做法,也就是美国、中国、还有大多数国家的普遍做法,是政府把教育经费分发给学校,由学校向学生提供免费或部分免费的教育服务。这样一来,怪诞的事情便接二连三地发生了:教材要统一,设备要统一,教学方法要统一,教师的评核要统一,而家长选择学校的标准,则往往只能是地段,甚至只能是电脑的抽签结果。虽然教育经费连年增长,但教育界的人才却在或明或暗地流失,教育质量却在相对或绝对地下降。这不是一个地区、一个时期的经验,而是所有地区、长期以来的实情。

不相信吗?换个角度试想,如果我们到餐厅吃饭的钱,都不是由我们自己直接支配,而是由政府分发到餐厅,再由餐厅向我们提供免费饮食的话,同样的怪诞现象,也会一连串地发生在饮食行业。是因为吃饭的钱拽在食客的手上,餐厅才会提供丰富的饮食来讨好食客。但教育经费由教育局发给学校,再由学校发给教师,那么教师首先要讨好的就是校长、进而是教育局,而不是家长和学生了。

长兴县是国内最早试行“教育券”改革的地区。他们的试验只是局部和近似的。从2002年开始,小学阶段的贫困生每学期可以获得一张面额为200元的教育券,初中阶段的贫困生则是300元的教育券。去年共有3220名学生受益,涉及的款项达156万元。今年,雄心勃勃的教育当局,打算把试验推向普通高中。

是的,会有更多学生受惠,但也将撼动更多教师的利益。而这后者,正是我担心的。其仁和五常教授也都认为,事情发展下去,不可能像开始那么顺利。“教育券”在美国提出几十年,理论上广受接纳,而实际上甚难推行,原因就在于教师队伍的阻力。过去是老师选择学生,现在不仅要改为学生选择老师,而且要由向老师负责的教育部门推行,困难可想而知。

不是一般的困难,而是很可能像美国那样,再过30年“教育券”也不成气候的困难。既得利益的教师队伍,会一代接一代地以种种理由反对这种转变,并促成政府在实施“教育券”的同时,附加各种出师有名的管制,最终使“教育券”的名存实亡,无法发挥应有的作用。

没有理由过分乐观。但拿中国的情况跟美国的相比,要在美国施行“教育券”,有一个障碍大得多,那就是美国的经济发展基本平稳,而公立学校教师的收入相当丰厚,因此现行制度几乎触动不得。而在中国,却还有一线曙光,那就是中国的经济发展一日千里,相比之下,中国的教育经费现在还很低,教育投资还有无可估量的增长空间。因此,只要看好中国的经济发展,那么从增长的教育投资中取出部分,对因制度转变而遭受损失的教师给予补偿,就是完全可行的。

困难的是,如何给那些可能被淘汰的教师厘定其潜在的损失呢?我们怎么能确切地计算出,一个教师在旧制度下的潜在总收益是多少,在新制度下的潜在总收益是多少,两者的差额又是多少,得益者又应该拿出多少补贴那些损失者呢?如果不能得到实在的补偿,预料被淘汰的教师,显然会不遗余力地阻挠改革。而且,随着教育经费的增长,教师的既得利益增大,“教育券”改革的阻力也就增大。

怎么办?我领教过浙江省教育当局改革的勇气。当一位爱诉苦的与会教师,认为“教育券”改革缺乏政策依据时,浙江省教育厅副厅长黄新茂老师回答:“凡是重大的改革都不会有政策依据;凡是有政策依据的都不是重大的改革。而试行‘教育券’是一项重大的改革。”——是的,有些困难得靠这种勇气来解决。

我对长兴“教育券”改革的进言:一,“教育券”的实施越简单越好,因为复杂的措施和附加的管制,会严重削弱“教育券”制度应有的激励作用;二,“教育券”实施越早越好,因为随着教育投资的增长,来自既得利益团体的阻力会增大,大得足以扼杀整个计划;三,应该设计适当的补偿机制,减少改革的阻力,将来回头看,今天付出的补偿,将是物超所值的;四,办一个象美国FreeToChoose.com那样的网站,向全中国介绍长兴的教育革命。

给作者留言(不公开):


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