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救市产生了道德腐败的诱因

Posted on Thursday, September 25, 2008 at 1:40 am

救,当然可以解决目前的问题,但最重要的是产生了道德腐败的诱因,以后谁都不怕做错:如果做错,那么解决的办法就把错误尽量尽量扩大,大到政府要出面为止。

    不可一日无此君:陆谷孙的《英汉大辞典》

    Posted on Thursday, September 25, 2008 at 1:10 am

    董桥曾经说“不可一日无此君”。此君就是陆谷孙先生所编撰的《英汉大辞典》。学英语尤其是用英语的大陆人甚至是大中华区的华人没有不欠他的。没有想到老先生也出来写时评,我一定要作个推荐以示敬意。说到腐败,国内似乎关注陈水扁不够,那才是具有国际视野的贪污腐败。但在没有法治的前提下搞民主,那似乎是避免不了的,甚至有其合理性。事情复杂,搁置不谈,有兴趣读陆老先生观点的请看这里。

      邹啸鸣:房改的焦点是地改

      Posted on Monday, September 8, 2008 at 5:43 pm

      邹啸鸣:从方向上说,在房改十年后,应该进一步改革的是土地官方所有的制度。它应该像其他市场经济国家那样“公民化”。只有在这样的条件下,“出售土地”才会变成公民的收入,而不是变成地方政府的收入。这将极大地改善公民的收入水平。更重要的是,土地供给之间的竞争将彻底改变目前这种“地王”现象。但是,要做出这个制度选择,前提是中央政府能够从税收增长中,让地方政府分享更多的比例,让地方政府在事权和税权上对应起来(详见这里)。

        李子旸:举国体制也没什么优势

        Posted on Friday, September 5, 2008 at 11:45 pm

        李子旸:中国得到金牌,或者有优势的项目,共同特点是职业化程度不高。职业化程度高的项目,中国绝少能有优势,即使个别项目有零星优势,比如网球,也是女子项目。其实商业体育一般并不能达到“举国”的程度,但即使如此,任何一项商业体育所动员、吸引、开发、利用的人力物力资源总量,都是专业体育远远不能达到的。当大家都努力做同一件事时,计划经济即使在体育领域也同样不如市场经济。那么,专业体育什么时候会胜出、会有优势呢?在市场经济国家的人们并不热衷的体育项目中,他们有机会胜出(见这里)。

          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