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最多数人的最大幸福

Posted on Tuesday, May 22, 2007 at 12:05 pm

“幸福程度”和“幸福人数”是不同的目标,而不同目标不能同时追求最大化,因此“最多数人的最大幸福”注定是句空洞口号。

    基尼系数信不过,劫富济贫有问题

    Posted on Wednesday, May 9, 2007 at 1:48 pm

    “特权”的货币价值是多少?“苟活”用多大的正数表示?“饿死”又用多小的负数表示?基尼系数专家们,也不要站出来献丑,说他知道是多少、且远没超过“国际警戒线”。

      从赌性不同看公平之困难

      Posted on Wednesday, May 9, 2007 at 1:33 pm

      罗尔斯这个关于“无知之幕(veil of ignorance)”的比喻远近闻名。我的质疑是:即使有过那样的聚会,会上人们真会一致赞成“公平公约”吗?答案是未必!因为只要他们当中有些是“风险喜爱者”,那么后者就一定宁愿铤而走险,不会接受“结果公平”的方案。毕竟,即使在真实生活中,我们也没见过自愿买完彩票后、又要求全部参与者平分奖金的人群。

        从加州牛肉面到基尼警戒线

        Posted on Wednesday, May 9, 2007 at 1:12 pm

        我的回答是:其目的跟炮制“中国的基尼系数国际警戒线”一样,即危言耸听地制造事实上并不存在的危机感,给“劫富济贫”的再分配政策寻找理论依据。中国在发展,大部分人的处境都在改善,收入中位者的处境在改善,即使贫富更加悬殊,也比三十年前人人都穷当当强。

          产权改革需要一条明路

          Posted on Wednesday, May 9, 2007 at 1:03 pm

          我们应该理解,没有明路,就堵不住暗路。产权改革首先需要的,是一条明路,一条合情、合理、合法的康庄大道,否则总会有不少人继续在暗路上前赴后继。要一条明路,是围绕产权改革的争论应该关注的重心问题。

            国企争论失了重心

            Posted on Wednesday, May 9, 2007 at 12:03 pm

            让我们回到国企改革争论的重点吧,那应该是:现在究竟有没有一条能让官员和企业家朝着产权明晰的彼岸放心通行的高速公路?产权改革要的是这条路,消除腐败要的也是这条路。我当然明白,芸芸众生中有些其实是白猫,有些其实是黑猫,但我没兴趣琢磨那个;对我这个本想从国有资产分一杯羹的普通公民来说,只有帮助建设这条高速公路的才是好猫。

              争取福利不宜越俎代庖

              Posted on Wednesday, May 9, 2007 at 11:42 am

              关于争取福利的问题,我有两个基本观点。一,工人的福利高低,最终取决于生产力水平和劳动力供求状况,单靠良好愿望和高喊口号无补于事;二,工人向雇主争取福利,应该由工人自己量力而为,不宜由外人越俎代庖。

                贫富没那么悬殊

                Posted on Wednesday, May 9, 2007 at 11:34 am

                “贫富分化的国际标准”,不值得认真对待。中国经济越来越好,即使是那些仍然处于生活最底层的人,与20年前最底层人士的消费能力相比,生活还是改善了;至于过去20年间曾对自身作出投资的中年人,现在的收入本来就应该与众不同。贫富差距拉大,是好事。更何况,刚才已经解释过,流行的“贫富分化报告”,采用的是“刹那”的统计方法,那是信不过的。

                  从明星现象看收入不均

                  Posted on Wednesday, May 9, 2007 at 10:44 am

                  在“赢者通吃”的艺术市场上,如果你非要追求艺术家的“收入均等”,那你就不得不强迫某些听众或观众接受次等艺术;同样,在“赢者通吃”的软件市场上,如果你非要强求软件商的“收入均等”,那你就不得不强迫部分用户使用次等的软件。热心追求“收入均等”的人本来古道热肠,但结果可能是事与愿违的。

                    价格规律与市场状态无关

                    Posted on Wednesday, May 9, 2007 at 9:13 am

                    不管中国的市场经济是否成熟,不管官商有没有腐败,不管政府有多大责任,不管买房者是自住还是投资,不管太阳从东边还是从西边升起,只要政府加重房地产交易税,就会导致房屋供应量减少,购买量减少,成交价上升,以及政府渔利这四个并行后果。同意的朋友,您掌握了经济学;不同意的朋友,您发明了经济学。

                      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