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弗里德曼阐述最深刻市场经济原理

Posted on Saturday, October 20, 2007 at 7:56 am

弗里德曼阐述最深刻市场经济原理。

    内地可以学香港什么

    Posted on Monday, July 2, 2007 at 9:37 am

    陈志武教授说“香港是一个非常令人向往的现代社会,也是人类的经济奇迹,在许多方面都是值得内地学习的榜样(见这里)。”我完全同意。但很多东西不是想学就学得来的。事实上,世界上到处都有内地值得学习的地方,如果想学就学得到,官员学者到外国考察一番,内地就早已经是人间天堂了。

      南京人民有福了

      Posted on Monday, June 25, 2007 at 9:17 am

      据报道,南京政府开始直接调控房价,而老百姓知道消息便“拍手称快”(见这里,感谢Kent Chen提供链接)。人民要什么,政府给什么,南京人民有福了。人民们都是这样:要他们自己用脚投票,他们会选择自由经济;要他们用嘴投票,他们会选择计划经济。你生活在这些人民之间,就得承受每个人不负责任地“求口舌之快”带来的巨大副作用。

        经济发展岂是任务

        Posted on Wednesday, May 9, 2007 at 11:21 am

        经济结构总要不断调整,甚至是剧烈的调整,但那是有益的,不应阻挠——尽管国民收入数字会下降;反过来,政府挑选若干项目来催生,藉此刺激经济,那往往会造成更大的代价——尽管国民收入的数字暂时会更好看。因为追求政绩是政府的天性,所以治本之道是,把国民收入或经济增长指标,有意识地从每届政府年复一年的任务中永久剔除出去。

          经济学不是愿望大杂烩

          Posted on Wednesday, May 9, 2007 at 11:05 am

          不管一件商品是怎样生产出来的,也就是说,不管它的生产者是自由竞争者还是垄断者,不管它是经过加工而成还是径直从山上捡来的,这件商品的价格和分配,都要服从不可抗拒的价格规律。规律就是:这商品的价值是由需求者推高的;即使供应者免费送出,需求者间的争夺也不会停止,最终只有那些付出了最高代价(包括金钱、时间和汗水)的需求者才能得到。

            不必忧虑中国农业

            Posted on Wednesday, May 9, 2007 at 9:25 am

            外国廉价农产品流入,不应该忧虑;中国农民和农地放弃高成本的农业,转营其他收入更高的行业,也不应该忧虑;惟一要忧虑的,是阻碍农地转营、阻碍农民转业、迁徙和就业的陈腐观念和政策限制。

              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