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重温] 谁是年轻人的理想偶像

Posted on Thursday, June 26, 2008 at 7:59 pm

要找偶像,盖茨是理想人选。今天,还有不少青年,正处在需要树立偶像的年龄,却沉浸在“反抗微软霸权”的意识形态中,或在为“盖茨并非完美”挑骨头,即使看到盖茨夫妇获得了高度的认同,也还无法弄清其背后的价值取向。我不能不说:井底之蛙,令人遗憾。

    教育是选拔人还是培养人

    Posted on Wednesday, April 9, 2008 at 1:16 pm

    教育一直是本网站谈论得最多的话题之一。浏览量最大的文章包括: 多考试,少知识 教育产业化与民间办学 中国教育谁埋单 要教育券,还是要民间办学 长兴的教育革命 谁是年轻人的理想偶像 说说MBA的故事 大学的恋爱用途 如何看待中外经济学家 有时候,不是要证明是非黑白,不是那么绝对,要说的只是一股强烈的感受,那就是教育究竟是为了选拔人还是为了培养人。

      学费低和上不起学

      Posted on Tuesday, December 11, 2007 at 11:35 am

      要产生张维迎教授构想的结果,即让政府开绿灯,授权学校随意收取高价学费,而富人也愿意付,学校接着就会自动自觉地把收到的学费,大部分用来资助贫穷学生,而不是自己乱用,有且只有一个办法,就是让民间自由办学。

        让孩子接触铜臭

        Posted on Tuesday, July 17, 2007 at 10:59 pm

        两个多月前,大概5月初,就“孩子接触铜臭”问题,接受《中国青年报》的书面采访。

          教育者对谁负责

          Posted on Wednesday, May 9, 2007 at 3:17 pm

          数以亿计的教育资金所托非人——它们不应该由教育官员拨付给学校,而应该以“教育券”形式分给学生和家长,再由学生和家长支付给他们认可的学校;办学则应该充分自由化。

            长兴的教育革命

            Posted on Wednesday, May 9, 2007 at 12:33 pm

            长兴县是国内最早试行“教育券”改革的地区。他们的试验只是局部和近似的。从2002年开始,小学阶段的贫困生每学期可以获得一张面额为200元的教育券,初中阶段的贫困生则是300元的教育券。去年共有3220名学生受益,涉及的款项达156万元。今年,雄心勃勃的教育当局,打算把试验推向普通高中。

              丁学良的半对半错——如何看待中外经济学家

              Posted on Wednesday, May 9, 2007 at 12:19 pm

              我主张以“世故的态度”和“专业的标准”来看丁教授对国内经济学家提出的质疑。所谓“世故的态度”,就是要把经济学家的“人品动机”、“收入高低”、“公众形象”、“政策主张”及其“实际后果”这个五个迥然不同的层面,象庖丁解牛那样区分开来分析,而不要停留在幼儿园小朋友的智力水平,以为“好人做好事”,“坏人做坏事”,而改进社会就是“让好人说话”和“让坏人闭嘴”那么简单。

                中国教育谁埋单

                Posted on Wednesday, May 9, 2007 at 11:42 am

                无论是初级教育资源不足,还是高等教育文凭滥发,都可以而且应该通过民办教育、通过市场机制来解决。例如,教育券的制度,可以提高初级教育的效率,减少地区间教学设施的差距;而只有取消高教部门垄断文凭发放权,让民办高等教育为其自身品牌而竞争,才能遏制滥发文凭的趋势,提高文凭的标签质量。

                  要教育券,还是要民间办学

                  Posted on Wednesday, May 9, 2007 at 11:41 am

                  我一直认为“教育券制度(school voucher)”不仅能显著减少教育经费的错用,还能从根本上提高教育质量。这个观点至今不改,但我也越来越意识到,教育券面临三个根本的难题,使得它几乎不可能实施。相比之下,大力发展民办教育,才是提高教育效率的捷径。

                    科教应该商业化

                    Posted on Wednesday, May 9, 2007 at 11:39 am

                    自从“拨乱反正”以来,重视科学技术和教育的呼声一直没有间断过。然而,只要还能够听到类似的呼声,就反过来证明,科学技术和教育还没有受到足够的重视。作为国策,是开动宣传工具来提升科教的地位,还是通过财政拨款推动科教发展,还是干脆将科教活动商业化?这三者的效果是有天渊之别的。

                      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