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反垄断法拓宽寻租之门

Posted on Friday, August 1, 2008 at 6:18 am

我在《经济观察报》以连续24期篇幅解释对百年反垄断政策的经济学反思,包括: 反垄断问题的深湛和困难 反垄断究竟要反什么 勾结定价如何可能 五花八门的进入障碍 低价如何伤人 捆绑销售能撬动垄断吗 欧盟的罚单谁付账 法与经济学的缘起 经济学至今未对反垄断政策提供理论支持。《反垄断法》在让行政垄断得到豁免的同时,将给竞争的市场引入一个权力将迅速膨胀的行政机构,使企业和政府间的寻租活动大增。

    反垄断的弗吉尼亚观点(反垄断专题之二十三)

    Posted on Friday, September 28, 2007 at 4:01 pm

    哈佛学派和芝加哥学派讨论“反垄断该干什么”,而弗吉尼亚学派则讨论“反垄断法干了什么”以及“为什么要这么干”。

      寻租有别于逐利(反垄断专题之二十一)

      Posted on Friday, September 14, 2007 at 3:10 pm

      “寻租(rent seeking)”这个词选得真是糟糕。显然,我们一点也不反对那些、比方说发现了一种治疗癌症的方法、然后通过取得专利而带来的租。我们也不反对,好像麦克尔·杰克逊这样的艺人,以异乎寻常的方式把各种天然特征结合在一起,依靠个人的努力积累自身的人力资本,从而赚取巨额的租。但是,我们确实反对汽车制造商,通过寻求对进口汽车施加配额而争取租的做法。严格地说,“寻租”仅仅是指后一种行为。一个学医的人在毕业后就可以行医挣钱了,但有许多接受了学不到谋生技能的教育的人,就人浮于事,长时间地轮候一个比如说是“孟买海关检查员”那样的职位。寻租行为的总成本,是这些人接受的不当教育和他们耍弄的政治手腕。—— 图洛克(Gordon Tullock)

        资源争用不应靠民主解决

        Posted on Wednesday, May 9, 2007 at 8:59 am

        “春运价格听证会”是中国经济改革的一个研究范本,它警醒我们不能低估所谓“民意”的“反经济”效果。是的,知识分子普遍都对“民主”怀有崇敬之意。我们不是要反对民主,而是要指出民主和市场的优劣,指出投票程序的严重局限。只有这样,才不至于让民主违背善意。

          改造寻租社会的困难

          Posted on Tuesday, May 8, 2007 at 3:17 pm

          要改造一个充满寻租行为的社会,从而避免上述三种社会财富的损失,往往非常困难。原因之一,是那些目前在享受政府特别保护的人,只是后来才进入这个行业,他们并非最早享受政府保护的农民。也就是说,这些韩农为了成为农民,可能曾经付出过巨大的投资。现在政府要取消给他们的特权,是事前预料不到的意外,对韩农来说的确是损失。要改造寻租社会,最大的阻力来自于象韩农的这种寻租者。

            公共选择与财政赤字

            Posted on Tuesday, May 8, 2007 at 2:56 pm

            二战后欧美国家的财政赤字直线上升,从“公共选择”的角度解释,就是个别利益团体的势力庞大,是他们影响了政府的决策,提出并实施了对这些利益团体有利的公共开支方案;与此同时,纳税人因为声音太弱,蒙受的损失也微不足道,所以理智地选择了默许。于是,以“民意”为标榜的公共开支,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