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反垄断法拓宽寻租之门

Posted on Friday, August 1, 2008 at 6:18 am

我在《经济观察报》以连续24期篇幅解释对百年反垄断政策的经济学反思,包括: 反垄断问题的深湛和困难 反垄断究竟要反什么 勾结定价如何可能 五花八门的进入障碍 低价如何伤人 捆绑销售能撬动垄断吗 欧盟的罚单谁付账 法与经济学的缘起 经济学至今未对反垄断政策提供理论支持。《反垄断法》在让行政垄断得到豁免的同时,将给竞争的市场引入一个权力将迅速膨胀的行政机构,使企业和政府间的寻租活动大增。

    一篇不知竞争为何物的评论

    Posted on Friday, October 19, 2007 at 11:30 am

    中国社科院法学所研究员王晓晔教授最近在《中国青年报》谈论“欧盟与微软”案件(见这里)。我看这是一篇不知竞争为何物的评论。

      法与经济学的缘起(反垄断专题之二十四)

      Posted on Wednesday, October 17, 2007 at 11:00 pm

      在过去数十年里,“法与经济学中心”举办过大量讲座,有超过400位联邦法官自愿参加过学习,而应邀开讲的经济学家,则包括哈耶克、科斯、布坎南、图洛克等人。弗里德曼当年在瑞典领完诺奖,回美国第一站,就是到该中心讲课。阿尔钦始终是热情的支持者,而他和亚伦(W. Allen)合著的经济学教科书,则是一直讲座的指定读物。令许多人诧异的是,萨缪尔森(P. Samuelson)也非常赞赏该中心的所作所为,所以曾经连续17年参加讲座。更有趣的是,在第一次讲座结束后,法官们带着疑惑的神情问:这是怎么回事?萨缪尔森教的经济学怎么好像跟阿尔钦的一样。

        反垄断的弗吉尼亚观点(反垄断专题之二十三)

        Posted on Friday, September 28, 2007 at 4:01 pm

        哈佛学派和芝加哥学派讨论“反垄断该干什么”,而弗吉尼亚学派则讨论“反垄断法干了什么”以及“为什么要这么干”。

          把握商机就是企图垄断(反垄断专题之六)

          Posted on Friday, June 1, 2007 at 2:37 pm

          汉德法官指出:“谁也没有逼它在还没有其他人进入这个行业前,就不断把规模翻倍再翻倍。它坚称自己从不排斥对手,但它坐拥技术优势、贸易渠道和人力精英,从不放过初露萌芽的机会、总是用新规模来面对新对手,我们想不到有什么比这更能有效排斥对手了。不这么理解‘排斥对手’的含义,法律就会受到阉割,本来要去阻止的结盟就会被放任。”

            反垄断究竟要反什么(反垄断专题之四)

            Posted on Friday, May 18, 2007 at 10:08 pm

            中国要引进反垄断法,必须重视习惯法系所特有的探索机制,重视反垄断概念仍在进行的演变,而不应只是搬字过纸,把个别时期的判例固化,改写成反垄断的成文法(statute law);而在法律的草拟和实施过程中,则更不应抱有很久以前的司法者才抱有的自负,轻易动用“本身原则”。

              反垄断问题的深湛和困难(反垄断专题之一)

              Posted on Friday, May 18, 2007 at 8:54 am

              让我把镜头的视角调到最广,把五花八门的“反垄断违法(antitrust violation,或曰罪名)”一分为二,并把纷纭复杂的争议概括为五个根本问题,从而说明反垄断为什么仍是一个深湛和困难的课题。接着,我将运用上述三个学派的思想工具,针对上述两类“反垄断违法”所涉及的各种商业行为,围绕上述五个根本问题,辅以真实案例和理论模型,作陈述、解释和权衡的尝试。

                反垄断只要一招

                Posted on Wednesday, May 9, 2007 at 1:17 pm

                既然是反对行业入口的行政障碍,就根本不需要设立复杂的反垄断法,也不需要主管部门连同各路经济学家张罗“分拆”或“价格管制”事宜(尽管这些工作看起来蛮有使命感)。什么都不需要,只需要一纸文件,上面写着“任何企业都可以经营某某业务”,那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垄断经济学

                  Posted on Wednesday, May 9, 2007 at 9:46 am

                  两年来我遭到的冷遇和质问,加深了我的忧虑:尽管我们搞市场经济多年了,但对于“什么是自由竞争和什么是垄断”的根本问题,绝大多数人都被坏的教科书误导了。我打算以“觅价者”原理为线索,介绍“垄断经济学”,以此澄清各种流行反垄断观点的正误。

                    火车票价还不够高

                    Posted on Wednesday, January 10, 2007 at 2:17 pm
                      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