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利率是谁制定的

Posted on Wednesday, May 9, 2007 at 1:05 pm

利率也是价格中的一种,它是由无数人的“不耐(impatience)”共同决定的。由于不耐,也就是急躁,人们总想早点享受,于是出现了“现货”与“期货”的交换;也正是由于不耐,离今天越远的“期货”,其价值就越低。因此,若要达成“现货”与“期货”的交易,“期货”的数量就必须比“现货”的数量大,其中的差额便决定了利率的高低。

    要我写篇《火车票价还不够低》吗

    Posted on Wednesday, May 9, 2007 at 11:24 am

    如果说车票不涨价,是为了表演福利;如果说让几百万民工风餐露宿,目的就是选拔强悍者,卖票就要卖给这种人;如果说节前三礼拜就要不断跟好几个票贩子电话密切联系,说这增添节日气氛;如果说车厢挤得水泄不通,时不时逼疯几个比较脆弱的,还能观看女士敞着门大小便,都是返乡旅途的余兴;如果说与其让几百万人在工厂干活赚钱买高价票,不如让他们站在火车站翘首以待带来的社会效益大;如果说铁路职工也辛苦一年了,得让他们和黄牛党串通挣点压岁钱;如果要这样,我没意见,真没意见。索性搞几趟“免票专列”,让满口仁义道德的兄弟姐妹们玩赏玩赏吧,要我写篇《火车票价还不够低》吗?

      经济学不是愿望大杂烩

      Posted on Wednesday, May 9, 2007 at 11:05 am

      不管一件商品是怎样生产出来的,也就是说,不管它的生产者是自由竞争者还是垄断者,不管它是经过加工而成还是径直从山上捡来的,这件商品的价格和分配,都要服从不可抗拒的价格规律。规律就是:这商品的价值是由需求者推高的;即使供应者免费送出,需求者间的争夺也不会停止,最终只有那些付出了最高代价(包括金钱、时间和汗水)的需求者才能得到。

        价格规律与市场状态无关

        Posted on Wednesday, May 9, 2007 at 9:13 am

        不管中国的市场经济是否成熟,不管官商有没有腐败,不管政府有多大责任,不管买房者是自住还是投资,不管太阳从东边还是从西边升起,只要政府加重房地产交易税,就会导致房屋供应量减少,购买量减少,成交价上升,以及政府渔利这四个并行后果。同意的朋友,您掌握了经济学;不同意的朋友,您发明了经济学。

          资源争用不应靠民主解决

          Posted on Wednesday, May 9, 2007 at 8:59 am

          “春运价格听证会”是中国经济改革的一个研究范本,它警醒我们不能低估所谓“民意”的“反经济”效果。是的,知识分子普遍都对“民主”怀有崇敬之意。我们不是要反对民主,而是要指出民主和市场的优劣,指出投票程序的严重局限。只有这样,才不至于让民主违背善意。

            火车票价还不够高

            Posted on Wednesday, January 10, 2007 at 2:17 pm
              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