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思考宪政须忘记经济学吗

Posted on Wednesday, May 9, 2007 at 1:52 pm

“我也是坚定的市场经济者,但经济学应用是有条件的,这个市场很特殊……”是冒牌货们的通用番号。

    经济改革就是要落实转让权

    Posted on Wednesday, May 9, 2007 at 1:31 pm

    究竟什么叫“国有资产”?不落实“转让权”的国有资产有什么致命缺陷?为什么必须坚持经济改革?为什么只能退而求其次,追求一个大致合理的改革方案?

      产权改革需要一条明路

      Posted on Wednesday, May 9, 2007 at 1:03 pm

      我们应该理解,没有明路,就堵不住暗路。产权改革首先需要的,是一条明路,一条合情、合理、合法的康庄大道,否则总会有不少人继续在暗路上前赴后继。要一条明路,是围绕产权改革的争论应该关注的重心问题。

        国企争论失了重心

        Posted on Wednesday, May 9, 2007 at 12:03 pm

        让我们回到国企改革争论的重点吧,那应该是:现在究竟有没有一条能让官员和企业家朝着产权明晰的彼岸放心通行的高速公路?产权改革要的是这条路,消除腐败要的也是这条路。我当然明白,芸芸众生中有些其实是白猫,有些其实是黑猫,但我没兴趣琢磨那个;对我这个本想从国有资产分一杯羹的普通公民来说,只有帮助建设这条高速公路的才是好猫。

          让什么人来做老板

          Posted on Wednesday, May 9, 2007 at 11:33 am

          会计、秘书、仓管员、程序员、翻译、装配工,他们拥有的都是劳动力,而企业老板拥有的则是生产设备。为什么这些员工要听候老板的差遣?律师拥有的也是劳动力,但为什么有些律师自己就是老板?一家书店是由房屋、书籍、电话、电灯等构成的,为什么书店的经营权由管书的人支配,而不是由房东、发电厂或电话公司支配?异军突起的互联网公司纷纷尝试经营书店、玩具店、房屋中介等业务,为什么这些公司大部分都岌岌可危?这些古怪而貌似不相干的问题,可以用同一个经济学原理来回答,因为它们全都涉及一个更一般化的问题:谁应该成为团队的老板?

            经理是什么样的人 + 企业市价的莫测

            Posted on Tuesday, May 8, 2007 at 3:56 pm

            这个方案糅合了几个重要的考虑:一是突出了贷款人对经营模式的考察,体现了经营班子对企业未来价值举足轻重的地位;二是经营班子是在竞争而不是内耗中形成的,他们在竞争中取胜的同时也给社会带来了效益;三是充分调动和运用了银行和国企管理官员对企业和行业的具体知识,极大地避免了大规模和一刀切的产权改革所难免的失误。

              增长有没有极限?

              Posted on Tuesday, May 8, 2007 at 3:48 pm

              我担心的是国企改革不彻底、公众舆论对商业行为构成的潜在威胁、以及商法实施乏力等问题。它们似乎不那么迫切,但恰恰影响着经济体的根基。只有全面落实转让权,建立和健全商业法律,中国才能跨越增长的潜在极限。

                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