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这一刻真美

Posted on Saturday, September 26, 2009 at 1:39 am

昨晚临睡前忽然读到子旸的“何处再觅此乐趣”,勾起许多回忆。时间过得真快。

我自己读经济学,摸索的时间比较长,快感没有那么密集,但经过是相似的。我的启蒙书是萨缪尔森的《经济学》,先读中文的三卷本,后读从香港买来的英文版,再读一次中文版,这样就读了三遍。差不多同期,埋头读波普尔的《开放社会及其敌人》,读的是英文,从图书馆借出来复印的,两页一面,用做帐本的蓝色硬皮装订。萨缪尔森加波普尔,结果就是个凯恩斯主义者。没错,我是从信奉干预经济学开始的。

后来是海耶克、弗里德曼、张五常、布坎南、塔洛克和瓦格纳。

想起一张照片,标题应该叫“与布坎南教授早读”。那个清早,漫天风雪,到了教室,才知道学校停课两小时。已经到了的,就与布坎南教授一起早读,消磨这两个小时。静悄悄,暖洋洋,身边的Isaac忽然提醒我,说这一刻真美!

buchanan1.jpg

给作者留言(不公开):


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