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 Few Questions for My Austrian Readers

Posted on Tuesday, April 28, 2009 at 11:13 am

Scott Sumner: As you know I am completely contemptuous of those (mostly Keynesians) who use interest rates as an indicator of monetary policy.  Interest rates were very low in American in 1931; and very high in Germany in 1923.  I believe that interest rates tell us precisely nothing about whether money is too easy or […]

    铅笔社致朱新礼先生的信

    Posted on Sunday, April 26, 2009 at 5:04 pm

    铅笔社李子旸、邓新华、陈青蓝和周克成:在许多美国经济学家和法学家的努力下,反垄断法在美国已经失去了正当性。这个过程被称为经济学领域的“反垄断革命”。经济学家和法学家的研究揭示出,反垄断法在知识上是错误的,在现实中不但没有保护竞争,反而严重破坏了自由竞争和市场秩序,更重要的是,反垄断法赋予了政府官员以无限的权力,他们可以任意解释和运用这部模糊的法律,根据自己的利益打击、制裁任何企业,干预任何市场交易和企业并购(见这里)。

      波斯纳法官谈边际

      Posted on Saturday, April 25, 2009 at 12:42 am

      昨天给谢作诗教授文章做回应,谈到边际是经济学的核心概念。想起礼拜二参加的一个会议,会上波斯纳(Richard A. Posner)法官也谈边际,值得与大家分享。

        写文章不应开玩笑

        Posted on Friday, April 24, 2009 at 1:42 am

        日常生活中我喜欢说反话,经常站在我其实不以为然的立场上说话,只是觉得好玩。或许是生活太单调了,只能以此自我娱乐。写文章却一贯认真,只有几次例外,结果产生许多误解。

          与谢作诗教授商榷如何做粉丝

          Posted on Thursday, April 23, 2009 at 8:39 pm

          我认为更值得做的,是做众多兢兢业业经济学者的粉丝,做经济学的粉丝,做一门时刻在进步的事业的粉丝,做怀疑和批评的科学精神的粉丝。

            黄亚生:寻找真正的中国模式

            Posted on Friday, April 17, 2009 at 11:45 pm

            黄亚生:一个政府,你应该做的是使崔英杰这样的人能够卖一根香肠,能够过日子,而不是追求什么美学。贫民窟的存在是说明一个国家的落后,但是中国是一个落后国家啊,是吧?所以我们应该承认一个简单的事实。为什么印度会有这么多的贫民窟?就是因为那些没有地的农民。他们管那些农民叫失地农民。很多人是从来就没有获得过土地,就是因为印度的土地改革不彻底。所以,说印度土地私有化,农民很容易地就把土地卖出去,这种说法是非常不正确的。问题是土地改革得不彻底,而不是土地改革本身有什么问题。中国浪费了大量的资源用于建设毫无经济利益的摩天大楼,10年间仅在上海就增加了近3000座摩天大楼,同时增加了3000万文盲 (根据中国官方统计数据),这确实不可思议(见这里)。

              陈青蓝:美国“倾茶党”对救市的启示‎

              Posted on Wednesday, April 15, 2009 at 8:42 pm

              陈青蓝:美国是创始于自由的国家,对政府的不信任、对政府权力随时保持警惕是美国人的悠久传统。奥巴马通过政府砸钱上大项目拉动就业、拉动内需,通过砸钱救助濒临倒闭的巨无霸企业而挽救经济的做法显然是无效的,美国的金融机构没有起死回生,三大汽车巨无霸也照样奄奄一息,美国经济照样一蹶不振,失业率照样居高不下。更重要的是,为了救那些失败者已经花掉了数万亿美元,这些美元就像扔进了黑洞一样无声无息,因此,纳税人才忍无可忍,对奥巴马大声说:美国人民不高兴!而这些人,也许在几个月之前,还是在广场上为奥巴马当选而流泪欢呼的人群中的一员(见这里)。

                经济学原理必须学才能会

                Posted on Wednesday, April 15, 2009 at 1:03 pm

                如果资本家确实善于欺负和盘剥某些弱势人群,那么世界500强企业里雇用的,就应该全是黑人、女人、儿童和文盲。谁认为弱势人群容易盘剥的,就应该自己开家企业,专门雇用他们试试看。

                  大都市从来都有穷人的容身之所

                  Posted on Tuesday, April 14, 2009 at 1:51 am

                  穷人真正去不起旅游的,是连公共交通都没有的山庄或岛屿,而不会是任何一个大都会。另外,国际金融中心都在日出后才开市,但它们均享有顶级的新闻自由和健全法治。

                    公费医疗的浪费比公款吃喝还大

                    Posted on Tuesday, April 7, 2009 at 8:46 pm

                    周其仁:以万元人民币计帐的大吃大喝,不是没有风闻,不过终究还不是那么多;可是万元一次的疾病检查和数万元一次的单项诊疗,听来却稀松平常。况且,后者事关健康生命,开支再大,一般人也不会望腐败那里想。由此,公立医院的尴尬行为,在数量上就令招待所望风莫及。……为什么市场化的餐饮住宿服务后来得到了充分发展,而在同样的政治经济社会结构和改革开放环境里,医疗服务体制却“招待所”依旧呢(见这里)?

                      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