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最糟是“调查·起诉·判决”三权集一身

Posted on Thursday, July 31, 2008 at 3:54 pm

Ronald Cass (Dean Emeritus of Boston University School of Law) on WSJ: Unlike the U.S., where officials in the Department of Justice or Federal Trade Commission who investigate and prosecute violations of antitrust law must make their case to other decision makers, the EU’s competition authority, known as DG-COMP, wields all three powers. That arrangement further increases […]

    纪念弗里德曼诞辰96周年(7月31日)

    Posted on Wednesday, July 30, 2008 at 11:10 am

      奥巴马的法学教师生涯(附历年课程教案)

      Posted on Wednesday, July 30, 2008 at 12:21 am

      The New York Times: Mr. Obama, who declined to be interviewed for this article, was well liked at the law school, yet he was always slightly apart from it, leaving some colleagues feeling a little cheated that he did not fully engage. The Chicago faculty is more rightward-leaning than that of other top law schools, […]

        周其仁:邓小平做对了什么?

        Posted on Sunday, July 27, 2008 at 8:26 am

        周其仁:有观察家以为,“廉价劳动力”是中国竞争力的根本。对此我的问题是,改革前中国劳力和其他要素的价格更为低廉,为什么那时候并没有影响全球市场的“中国制造”?为什么中国人、特别是年轻一代中国人对知识的态度有了根本的转变?答案是,改革激发了中国人掌握知识的诱因,而开放则降低了中国人的学习成本。综合起来,早已存在的要素成本优势、改革开放显著降低制度费用、以及中国人力资本的迅速积储,共同成就了中国经济的竞争力。其中,制度成本的大幅度降低,是中国经验的真正秘密(详见这里)。

          李子暘:“银行是银行,国库是国库”

          Posted on Wednesday, July 23, 2008 at 2:43 am

          李子暘:面对强势的政府,张嘉璈这样的大银行家都败下阵来,可以想象,那时其他的普通商人的遭遇会是怎样了。结果,推动经济发展的主导权逐渐落到了官员手中。而原来那些在市场中创造了经济成功的企业家,要么地位被降低,要么就被吸纳到政府中去,从企业家转变为政府高官。当商人们逐渐失去自主经营的权力以后,中国一度出现的自由资本主义的黄金时期也就不复存在了。虽然商人们仍然保持了一定的社会地位,还没有立刻被全面剥夺,但一种趋势,国家吞并社会的趋势已经越来越明显了。只要这种趋势存在,自由被全面剥夺、社会被全面压抑就只是早晚的事(详见这里)。

            李子暘:弱势群体和社会发展

            Posted on Wednesday, July 16, 2008 at 1:36 pm

            李子暘:现在又有什么人还会为此感到遗憾呢?又有什么人依然坚持认为应该抱住煤矿工人的就业岗位,不应该进行能源结构的转换呢?实际上,当时那些被解雇的矿工,他们虽然在客观上承受了能源结构转换的代价,付出了牺牲,但这种代价和牺牲其实比他们认为的要小得多。他们后来的境遇也远比他们当初想象的要好得多。这个观点即使在当时也是成立的。后来的跟踪调查表明,失去工作的矿工中,有80%的人很快就找到了新的工作。他们虽然失去了煤矿的工作,但由于能源结构的调整是按照经济规律进行的,也就是说这是一件能够带来收益的调整。那么,在整体经济受益的情况下,他们当然也就不难找到新的工作了。

              張元毓谈苹果克隆机

              Posted on Wednesday, July 16, 2008 at 9:31 am

              張元毓谈苹果克隆机 張元毓(个人网站:元毓說) 2008年7月16日  關於您以前與最近的文章提到,Apple為什麼要禁止clone市場(见这里)。我自己本身使用Mac、Linux多年,也曾在台灣的Apple retail工作過,我可以提供您一些訊息。 Apple曾經在某一任的CEO時,開放Clone市場;當時臺灣的許多電腦公司都有加入生產Mac OS相容機型。但很快就侵蝕了Apple自己的機器;因為相容機器遠比Apple自己生產的便宜許多。而現在Apple依然不願意開放clone市場,我認為一個主要原因來自於Mac OSX還遠不如Windows的強勢,因此Apple尚且無法在desktop或laptop市場上,建立像是MS那樣對生產硬體商的掌握力 因為一個系統的穩定與否,與系統底層和硬體間的溝通軟體或firmware很有關係。如果沒有夠強的統籌能力,那麼系統很可能推展到clone市場上會有許多不穩定的問題。但這方面的統籌與開發能力,對系統商來說都是成本。坦白說,Apple在這部份沒有太強的bargain power,遠遜於Micrsosoft。 我也不認為Apple在財力上與技術上有MS的家底,畢竟Apple的工程師數量不到MS 的1 /10。同時Apple一向拿手的是把成熟技術包裝一流的UI拿出去販售,而非太底層技術的東西。 再且,Apple一向對外表彰「whole Apple experience」的行銷策略。若是無法保證系統的穩定性,則砸了這塊金字招牌,就難以繼續收取高出clone機器的價差。 因此,從硬體綑綁到軟體,對Apple來說反而是最節省成本的一種營運模式。這樣的營運模式,在desktop上讓Apple挺吃虧;但是來到laptop與現在的iPod、iPhone上,就顯得理所當然(後三者clone市場幾乎都不存在)。 另外,就我自身使用Apple的經驗,我可以說,Apple真的是綑綁產品的天才。如果您願意花點時間使用看看iWork與iLife,感受一下他們的高度整合功力,就不難了解Mac addict從何而來。我本身本來也是迷戀Linux的geek,但是感受過這樣的綑綁魅力之後,就投奔改用Mac。不是沒有道理的。

                苹果为何控告硬件克隆公司

                Posted on Tuesday, July 15, 2008 at 7:31 pm

                苹果公司控告生产销售可运行苹果操作系统的电脑硬件公司(见这里)。这便给出了本站列出的一道经济学问题的提示。该问题是:苹果公司允许用户在苹果电脑(Mac)上安装和运行微软视窗系统(Windows XP/Vista),却不向市场提供可以在兼容机(PC)上运行的苹果操作系统(OS X Tiger/Leopard),这是为什么? 張元毓先生的答案请见这里;更多经济学问题请见这里。

                  韩国五岁失明受领养钢琴神童令人心痛

                  Posted on Monday, July 14, 2008 at 7:10 pm

                    看来是“弗里德曼中心”没有打点到位

                    Posted on Saturday, July 12, 2008 at 7:22 pm

                    芝加哥大学法学院最近靠私人捐款成立“米尔顿·弗里德曼中心”,以促进跨学科研究(见这里),遭到校内至少101位教授(约为全校全职教授的8%)联名反对,理由是该中心将使学校的意识形态失衡。但D. W. Drezner指出,签名者大部分来自人类学、东亚语言、英语、历史和政治学,却没有一个来自法学院或经济系,而且他们诉说的不满,是该中心没有依照“跨学科”的宗旨,把他们所在的院系包括进去(见这里)。对此,Drezner认为:与其说是意识形态之争,还不如说是馅饼没有分匀;这种事情弗里德曼本人的理论就足以解释其所以然,只是假如弗里德曼在世,他会不会赞成通过贿赂这些院系来把事情摆平呢(见这里)?

                      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