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不要犯莎朗·史东的错误

Posted on Thursday, May 29, 2008 at 11:58 pm

须知“多难”不是那么容易“兴邦”。从“多难”如何转变为“兴邦”,不是一个向小学生可以问得答案的问题,而是必须由成人经历深刻且痛苦的反思才会有所领悟的问题。

    从制度角度反思聚源惨剧

    Posted on Thursday, May 29, 2008 at 8:59 am

    聚源的惨剧,不仅是某承建商的问题,不仅是某地方领导的问题。必须从制度角度反思。所谓制度,不是“有关部门早有规定并三令五申”之流的制度,而是深入思考整个教育事业通过何种机制、交给哪种性质的机构来推行的问题。

      是善款不够还是剩下的善款不够

      Posted on Sunday, May 25, 2008 at 3:00 am

      假如8万逝者中有2万是孩子,那么1个亿就足以还每个孩子一条生路。中国是穷,是很穷很穷,但是不是就穷到从来没有拿出过那1亿?

        希望工程交谁操办才更有希望

        Posted on Saturday, May 24, 2008 at 9:54 am

        希望工程应该交给民营企业家和教育企业家操办才更有希望。在此,谨向王石、周清泉、王玉芬和卢志文诸君致敬。

          本站RSS订阅器故障已修复,欢迎试用!

          Posted on Thursday, May 22, 2008 at 7:48 pm

          本站RSS订阅器故障已经修复。欢迎读者单击每页右上角“订阅本站”按钮,或每篇文章结尾的“RSS2.0功能”提示,以订阅本站内容。感谢两位读者两个月来的多次提醒和热情帮助! —— 薛兆丰,2008年3月28日

            秋风:宗教可发挥更大救灾作用

            Posted on Thursday, May 22, 2008 at 7:46 pm

            秋风在《南方周末》发表文章:包括宗教组织在内的民间慈善公益组织能够做到这一点,它们的资源尽管有限,但其分配却可以更好地瞄准家庭的具体需要。这些民间组织也可以对灾区给予持续的关注。当然,受害民众在经历了如此巨大的灾难后的精神需求,可能非常强烈。在地震较为严重的地区,很可能每家都有死亡,由此将出现大量鳏寡孤独,他们在经历了地震最初的心灵震撼乃至麻木之后,将承受难以名状的孤独、恐惧等心理的折磨。但政府显然没有能力向这些遭受精神痛苦的民众提供帮助,而民间组织,尤其是宗教组织,可以较为有效地慰藉民众的心灵,缓解其精神痛苦(详见这里)。

              李子旸:大灾之后,免税三年

              Posted on Thursday, May 22, 2008 at 7:30 pm

              李子旸:国悼期间,乱翻书,看到一条史料,“朱元璋做皇帝时,全国各地凡逢遇水旱等灾害,则不但免除当年的税赋,并开仓赈灾。”继续看下去,逐渐发现,中国历史上,当出现大灾大难时,政府几乎都会减免税收。实际上,可以说,“大灾之后,免税三年”已经成为中国的一个重要的历史传统。即使是那些后世不怎么加以好评的皇帝,在这个问题上也很少例外(见这里)。

                行善的一般原理

                Posted on Tuesday, May 20, 2008 at 6:52 pm

                为了达到行善目的,行善人应该在“效率最高”或“交易费用最低”的环节给出自己那份贡献,然后让这份贡献通过市场机制来惠及目标中的受益人。我称之为“行善的一般原理”。

                  灾区学校为何尤遭重创

                  Posted on Sunday, May 18, 2008 at 9:13 am

                  这种“公益性基础设施”的实质,就是“政府主动请客、商人被迫付账”。这无异于在制度上逼着商人偷工减料。

                    在别的地方听不到的《毕业致辞》

                    Posted on Sunday, May 4, 2008 at 9:14 pm

                    P. J. O’Rourke:1. 去赚钱;2. 不要做理想主义者;3. 远离政治;4. 不要追求公平;5. 恪守第十戒;6. 别听老人言。其中一段写道:生活经验告诉我们:“我最好不要陷入困顿,最好能够发财,最好能比别人挣得多。”但同时,政治口号却说:“有些人赚得比别人多。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我们要致力于消除‘贫富差距’,因为那是不公平的!”但我在这里要提倡不公平。我家里10岁的女儿成天都嚷嚷说“这不公平。”我告诉她:“宝贝,你真逗。我们家算是相当富裕,这不公平。你生在美国,这不公平。亲爱的,你应该求上帝不要给你公平才是。”我们要的是增加收入,哪怕这会带来更大的贫富差距(详见这里)。消息来源:Cafe Hayek。

                      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