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如何让香港丧失竞争力?颁布竞争法!

Posted on Thursday, March 27, 2008 at 6:00 pm

今天(4月2日)《华尔街日报》刊登莱恩(D. Ryan) 文章:香港没有竞争法管制,但仍被持续评为世界上最自由和最具竞争力的地方。怎么可能?香港目前的“竞争管制”恰恰就是其经济自由和开放市场。政府维持低关税政策,除了个别例外,很少施加行业准入限制。许多备受尊重的经济学家,包括格林斯潘、弗里德曼、布坎南、科斯和包莫尔等,都反对竞争法。但香港将在2009年通过竞争法了(见这里)。

    柯灵:宏观经济学垃圾

    Posted on Wednesday, March 26, 2008 at 12:54 pm

    柯灵(Arnold Kling):我刚收到Gali教授征集评论的书稿,里面有曼昆等人的热情的吹捧。我认为此书是垃圾。这是一本新凯恩斯主义的研究生教材,即一堆与现实完全脱钩的数学模型。正如David Colander在The Making of an Economist, Redux中指出的,当代经济学研究生不得不生吞活剥这些东西,尽管他们许多人,还有他们的许多教授们,都在怀疑其价值。大部分宏观经济学都是反经济学智慧的。在真实经济学中,(1)工作是“坏事”。没有“工作岗位不够”这回事。(2)储蓄从不伤害经济。储蓄让人们积谷防饥。(3)政府通过借贷来资助消费常常不是好事。我们应该坚决反对政府的赤字消费。(4)国界和币值无关紧要。我们无需靠支持弱美元政策来取得“贸易盈余”(详见这里)。

      罗伯斯评论贝尔斯登(Bear Stearns)购并

      Posted on Tuesday, March 25, 2008 at 10:25 pm

      罗伯斯(Russ Roberts):正如弗里德曼指出,我们的经济体系,不仅仅是以利润为基础的。它是利润和亏损相结合的体系。如果不存在亏损的可能,你就会不思谨慎地铤而走险([A]s Milton Friedman liked to point out, our economic system isn’t just based on profit. It’s a profit and LOSS system. It’s the combination that sustains and enhances our standard of living. Yes, the potential for profit encourages people to take risks. But without the potential for loss, you have reckless risk-taking. You have […]

        通货膨胀与价格管制——谨防一错再错

        Posted on Friday, March 7, 2008 at 9:49 pm

        周其仁:传统思路又总把通胀看成物价现象,习惯用管制物价的办法来“治理通胀”。到了物价管制的层面,再来一个投入品限低价、产出品限高价——所有这些因素凑到了一起,有可能有大麻烦。好比一口锅,已经烧得很热,但下不了决心撤火,反而锅下加把柴,锅上压个盖。那样的结局,不是把饭烧糊,就是把锅烧炸。因此,如果说“松货币”是一错,“紧物价”就是再错。对付通货膨胀要谨防一错再错,考虑“釜底抽薪紧货币,松动价管促生产”(详见这里)。

          制度重要?在没有交通灯的情况下……

          Posted on Thursday, March 6, 2008 at 3:14 pm
            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