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经济学不会忘记他

Posted on Thursday, January 31, 2008 at 8:32 am

当听说“秋风要忘记经济学”时,我的一位朋友冲口而出“经济学不会忘记他”。绝对正确!快如闪电!我则曾经啰嗦地写道:很少人摔倒了,会埋怨力学;也很少人会说小孩还小,所以力学不适用;但到了经济学,买不到票的人不仅责骂经济学,还说市场不成熟的地方经济学就不适用。“我也是坚定的市场经济者,但经济学应用是有条件的,这个市场很特殊……”是冒牌货们的通用番号(详见这里)。

    假如你有要紧的话要说

    Posted on Wednesday, January 30, 2008 at 8:13 pm

    邱吉尔(Winston Churchill):假如你有要紧的话要说,就别扭扭捏捏或耍小聪明。要像打桩机那样,先击中要害,再击中要害,回头第三次击中要害——杀它个片甲不留(If you have an important point to make, don’t try to be subtle or clever. Use a pile driver. Hit the point once. Then come back and hit it again. Then hit it a third time — a tremendous whack.)。详见这里。^_-

      铁路部门利益最大化是可欲的吗

      Posted on Tuesday, January 29, 2008 at 3:43 pm

      铁路部门追求利益最大化,比它一面提供廉价或免费服务,一面伸手要国家补贴好得多。

        同名文章:承诺让每个人都回乡过年是残忍的

        Posted on Monday, January 28, 2008 at 10:11 pm

        小仓鼠:你说,一定要回家,一定要回!我无法理解这样的感觉,虽然相比往年,我有了更多的想念和归家之意,只是,还没强烈到非回不可。能回最好,不能回也能接受。或许我这样的人比较少,所以每年的春运都是一场大战,想想,上亿人次的流动,搁哪都是大事。或许大家都抱着这样的想法:我想回家,我一定要回家,我一定能回家。有这样的想法其实不奇怪,但是在一个运力有限的国家里面,承诺然每个人都能回家是残忍的(见这里)。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火车票都应该涨价

          Posted on Monday, January 28, 2008 at 3:29 pm

          李子暘:为什么要关心春运火车票的事情?因为有一个问题需要解决:在春节前后,由于想买火车票的人较多,而火车票较少,因此出现了一系列秩序混乱的现象。如果认为这种秩序的混乱无须解决,那当然就没有继续讨论的必要了。在此,我假设此秩序混乱应该得到解决。现在的现实是,铁路的运力不能满足所有人春节回家的愿望。合适的票价——即使较高——将向人们传递这一信息。而低票价却掩盖了这一信息。不少人以为,掩盖了信息就等于改变了现实。看来,王小波笔下的花剌子国王还是后继有人的(见这里)。

            深受英美儿童喜爱的故事

            Posted on Sunday, January 27, 2008 at 1:08 pm

              承诺让每个人都回乡过年是残忍的

              Posted on Sunday, January 27, 2008 at 8:43 am

              中国人向来没有排队习惯,不适宜搞大规模的促销赠送,不管是送汽水、罐头还是火车票,都会出意外甚至是可怕的意外。

                格林斯潘论里根总统

                Posted on Friday, January 25, 2008 at 5:39 pm

                我被里根清晰的保守主义理念吸引了。每当遇到困难,他还常说:“政府的存在,是为了保护个人不受别人的影响。政府到了要保护个人免受自己影响的份上,就是走过头了(Government exists to protect us from each other. Where government has gone beyond its limits is in deciding to protect us from ourselves.” A man who talks on such terms is clear on what he believes)。能把话说得这么清楚的人,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的。”(选自Alan Greenspan 《动荡的年代(The Age of Turbulence)》)

                  从经济学角度看剥削

                  Posted on Thursday, January 24, 2008 at 1:32 pm

                  许多人至今仍相信妇女、儿童、黑人、民工等所谓弱势群体是最容易受剥削的。

                    从包身工到血汗工厂——谁是救世主?

                    Posted on Wednesday, January 23, 2008 at 5:51 pm

                    邹啸鸣:包身工们如人间地狱般的遭遇,为什么官府不管?将女儿推向火坑的契约,父母为什么会“画十字”并接受10元银圆?这就关系到我提出的第一个问题:包身工们没进工厂的时候,面临的是“咬着草根树皮”的竞争。进了工厂后面临的是“两粥一饭”的竞争。她们父母其实是在别无选择的绝望下进行了最优选择。因此,夏衍先生谴责她们两粥一饭的待遇太低当然有道理,但是忽略低效农业导致人们生存面临巨大风险的背景,也是该文的硬伤(详见这里)。

                      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