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反垄断的弗吉尼亚观点(反垄断专题之二十三)

Posted on Friday, September 28, 2007 at 4:01 pm

哈佛学派和芝加哥学派讨论“反垄断该干什么”,而弗吉尼亚学派则讨论“反垄断法干了什么”以及“为什么要这么干”。

    最后一课

    Posted on Friday, September 28, 2007 at 8:42 am

    他的生命可能快到尽头,这是Randy Pausch教授的最后一课。

      欧盟的罚单谁付账(反垄断专题之二十二)

      Posted on Friday, September 21, 2007 at 1:14 pm

      美国司法部发表措辞严厉的声明批评欧洲初审法院:“我们担心欧洲初级法院适用的标准,与其说帮助了消费者,还不如说由于打击了创新的积极性,挫伤了竞争的体制,结果伤害了消费者。在美国,反垄断法的实施,是要通过保护竞争环境来保护消费者、而不是保护竞争者的。在无法证明消费者受到伤害的情况下,所有企业——包括占支配地位的企业——从事激烈的竞争,都是备受推崇的。美国法院认识到,当一家企业——包括占支配地位的企业——作出单方面的商业决定的时候,例如给自己受欢迎的产品增加新功能,或者向竞争对手发放知识产权使用许可,或者拒绝发放,对消费者而言都具有潜在的利益。”

        欧盟为什么要严惩微软(反垄断专题之十九)

        Posted on Monday, September 17, 2007 at 8:22 am

        非要把越来越密不可分的一件产品拆成两件,误把参与竞争看作受到伤害,有目的地划分市场以炮制“市场支配者”罪名,肆意侵犯版权和专利,毫无依据地开列巨额罚单,甚至勒令厂商制作和出售根本无人问津的产品,这是充满谬误和矛盾的反垄断法,在21世纪的欧洲为后代学者研究经济进步史准备的又一份杰作。

          寻租有别于逐利(反垄断专题之二十一)

          Posted on Friday, September 14, 2007 at 3:10 pm

          “寻租(rent seeking)”这个词选得真是糟糕。显然,我们一点也不反对那些、比方说发现了一种治疗癌症的方法、然后通过取得专利而带来的租。我们也不反对,好像麦克尔·杰克逊这样的艺人,以异乎寻常的方式把各种天然特征结合在一起,依靠个人的努力积累自身的人力资本,从而赚取巨额的租。但是,我们确实反对汽车制造商,通过寻求对进口汽车施加配额而争取租的做法。严格地说,“寻租”仅仅是指后一种行为。一个学医的人在毕业后就可以行医挣钱了,但有许多接受了学不到谋生技能的教育的人,就人浮于事,长时间地轮候一个比如说是“孟买海关检查员”那样的职位。寻租行为的总成本,是这些人接受的不当教育和他们耍弄的政治手腕。—— 图洛克(Gordon Tullock)

            重税岂能压房价

            Posted on Wednesday, September 12, 2007 at 9:04 am

            看了李稻葵用重税压房价的建议,我心头一沉——这是怎样一种经济学!若天底下真有这么过瘾的事情,何不把重税推广到所有商品上去? 给你块烂地,你会去炒吗? 炒房有功 解决地产问题的正途 房屋空置起源于不确定性 为什么要读经济学 面对国内房价高涨,奇谈怪论竞相出炉,其共同之处,是完全误解了“价格”和“投机”的成因。

              帕瓦罗蒂:谁也不能眠

              Posted on Thursday, September 6, 2007 at 1:25 pm

              他的声音是天赋的。

                汇率策略的悖论

                Posted on Sunday, September 2, 2007 at 8:56 am

                汇率策略是一个选择,任何选择都有代价。有些经济学者,一会反对人民币兑美元升值,一会又担心国内出现通货膨胀;他们一会主张人民币与一揽子外币挂钩,一会又主张人民币与一揽子物品挂钩。当然,他们还主张中国放弃外汇管制,还不愿意见到国内出现汇率的黑市。须知道,天下没有这么面面俱到的汇率策略。

                  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