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五花八门的进入障碍(反垄断专题之十四)

Posted on Friday, July 27, 2007 at 12:34 pm

欧盟对酒瓶的大小(不是酒瓶本身)有管制,酒瓶容量必须标准化,据说是为了防止酒商“以少充多”欺骗顾客。这个理由太荒谬,不值得反驳,我只想说它与香港要求卖大闸蟹的商人拆除水草的做法不分伯仲。问题是:谁在作祟?

    企业无边界(反垄断专题之十三)

    Posted on Friday, July 20, 2007 at 12:45 pm

    到了1978年,克莱因、柯洛佛(R. Crawford)和阿尔钦三人共同阐明了“企业无边界”的观点:“长期合约(如特许专营)冲淡了市场与企业的分界。人们习以为常的企业间的清晰分界,对分析问题或许并不重要。有意义的问题是‘究竟采用了哪种合约’和‘为什么采用这种合约’”。

      让孩子接触铜臭

      Posted on Tuesday, July 17, 2007 at 10:59 pm

      两个多月前,大概5月初,就“孩子接触铜臭”问题,接受《中国青年报》的书面采访。

        理性胡闹

        Posted on Saturday, July 14, 2007 at 9:25 pm

        理性胡闹(rational irrationality)是乔治·梅森大学经济学教授科普兰(Bryan Caplan)研究民主投票机制的核心问题之一(见这里)。

          企业合并有何危害(反垄断专题之十二)

          Posted on Friday, July 13, 2007 at 5:37 pm

          一旦允许企业进行价格歧视,它们就必然增产,直到所谓的社会净损失消失殆尽为止,那么所谓“垄断三宗罪”的推演就不攻自破。“谢尔曼法要保护的是竞争,而不是竞争者,但我们有时必须通过保护竞争者来促进竞争!”——不让法官把想法写下来,就往往不知道它多荒谬。

            牛肉面也是照妖镜

            Posted on Tuesday, July 10, 2007 at 10:42 pm

            兰州市搞牛肉面价格管制。奇怪的是,连国家发改委都质疑:“即使牛肉面经营者确实存在串通涨价行为,政府部门用行政手段去干预本应当由市场调节商品价格的做法,也不符合市场经济发展规律,略欠妥当”。好一句“略欠妥当”,惺惺相惜之情溢于言表。兰州市物价局却毫不领情,寸步不让地回应:“这是由于(国家发改委)不了解牛肉面对兰州市民的重要性所致”(见这里)。

              初评中国《反垄断法》草案(反垄断专题之十一)

              Posted on Friday, July 6, 2007 at 7:03 pm

              既写下标准含糊的法律条文,又赋予执行机构以“有罪推定”的特权,那么可以肯定,未来的反垄断领域,将是拉关系、走后面、打招呼、递条子、乃至行贿受贿的温床。假如一定要实施只有寥寥数语、且前后意义抵触的反垄断条文,就至少应该配备内容较详尽且标准较清楚的《执行指南》,以缓解本文讨论的一系列副作用。

                内地可以学香港什么

                Posted on Monday, July 2, 2007 at 9:37 am

                陈志武教授说“香港是一个非常令人向往的现代社会,也是人类的经济奇迹,在许多方面都是值得内地学习的榜样(见这里)。”我完全同意。但很多东西不是想学就学得来的。事实上,世界上到处都有内地值得学习的地方,如果想学就学得到,官员学者到外国考察一番,内地就早已经是人间天堂了。

                  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