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互联网金融的监管哲学

Posted on Thursday, June 5, 2014 at 9:02 pm

在互联网时代,再也不容易确知企业的经营范围在哪里、合作方包括了谁、产品的定义是什么、目标用户又是哪些人群了。应该做的,是确认互联网金融的风险,指出互联网金融的特征,既让政府部门有的放矢地监管,又还新生事物一个充分自由发展的空间。

    因纯真而深刻——纪念经济学家阿尔钦

    Posted on Saturday, March 2, 2013 at 12:17 am

    阿尔钦是一位用机智幽默来制造快乐的朋友,用优雅素养来包裹尖锐批评的智者,用日常语言来消除学术神秘的教师,和用纯真发问来重塑经济学根基的天才。

      民间金融改革的难点

      Posted on Tuesday, May 29, 2012 at 9:22 am

      民间金融改革的政策和措施的成败,不在于简单地鼓励民间资本进入金融体系,而在于帮助民营机构克服信息不对称的困难,建立有效的“信用身份识别平台”,为大规模的小额融资提供可靠依据。

        金融改革不容忍庞氏诈骗

        Posted on Friday, April 27, 2012 at 10:50 pm

        哪怕在金融制度相当稳健的英美国家,这种古老的骗术仍然非常活跃和成功;正因如此,哪怕在金融制度尚不健全的中国,也不能为了鼓励改革,而不分青红皂白地替这种骗术辩护和讴歌。

          宏观调控忽视微观基础

          Posted on Monday, December 12, 2011 at 6:16 pm

          宏观调控往往缺乏微观基础。它们忽视了人们分辨形势、权衡得失、寻找对策所必需的时间和成本,从长远来看只会对经济造成更大的伤害。但它们为什么还大行其道?因为它们可能暂时有效。

            合理集资与庞氏骗局

            Posted on Saturday, April 30, 2011 at 4:40 pm

            庞氏骗局的组织者,最初可能只是想满足正常的融资需求;只是到了经营失误、走投无路,他们才被迫逐步采用庞氏骗局的财务模式。甚至,他们或许还不知道这种操作就是一门古老的骗术。

              管制丛生是改革之障

              Posted on Friday, March 25, 2011 at 10:16 pm

              通货膨胀是央行发钞机制出了问题,扭曲了社会资源合理配置的信号系统;而由通货膨胀诱发的诸多管制,不仅不能修理央行的发钞机制,还为改革设下了更多路障。即使等到通货膨胀得到抑制,它们也还会盘根错节地留存。

                打击投资是大错

                Posted on Friday, March 4, 2011 at 10:47 am

                我们没有理由破坏这个鼓励人们通过行动来对市场作出预期,并自行承担后果的投资机制。这是原始部落和文明社会的区别了。

                  人为压低人民币汇率是贱卖中国

                  Posted on Wednesday, March 31, 2010 at 12:53 am

                  你可以摆出你汇率观点的理据,但不要说你特别关心穷人,经济学上不存在这种理由,何况你的反对者也同样关心穷人。

                    从庞士骗局到合法集资

                    Posted on Saturday, January 9, 2010 at 6:23 am

                    我认为当前关于“集资”的法律条文,关于抓什么放什么,写得不清楚,由此还导致了另一层因果关系,即由于法律对正当的集资行为管得过死,而诱发了不正当的集资行为。

                      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