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为自由而进言

Posted on Tuesday, November 26, 2013 at 10:24 pm

今年初我答应为《财经》写一辑五篇的专栏小文,谈论五个与自由密切相关而容易被误解的话题,包括(1)宪政的涵义、(2)选择与歧视、(3)竞争与合作、(4)权利与福利、以及(5)司法要独立。希望其中的观点耐用,以后还值得议论。

    改革为何阻力大

    Posted on Saturday, May 25, 2013 at 11:35 pm

    没有见过那个执政者说“经济发展不是我的任务,我只是要全力以赴地维护法律和市场秩序,让人们享有私产、自由缔约、自负盈亏,并追求他们以为然的幸福”的。

      管制造成的烦恼

      Posted on Thursday, April 25, 2013 at 5:22 pm

      土地不够、土地财政萎缩、社保供款不足等,都是人为管制带来的烦恼。不看清这一点,即使再成立一个改革委员会,结果也只会适得其反。

        收入如何分配

        Posted on Sunday, December 2, 2012 at 12:33 am

        通过官员的意志和政府的命令,以税收、价格管制、实物分配、身份歧视等方式,来强行分配生产资源和商品,社会将重蹈计划经济的覆辙,而得益者只可能是官员及其裙带。

          认钱还是认人

          Posted on Monday, November 5, 2012 at 10:06 pm

          金钱不能买到一切,但我们应该细看,生活中哪些东西不是以或明或暗的方式买来的?在普遍尝试认人而不认钱的社会里,人们过得怎样?只有如实回答,才不会脱离现实、愤世嫉俗和夸夸其谈。

            行善的困难

            Posted on Thursday, October 4, 2012 at 5:14 pm

            人类社会需要慈善,也一定存在慈善,而慈善要提高效率,比商业还要困难。解决之道,就是让捐助者和行善者以自愿的民间方式结合,以相互竞争的方式来提高行善的效率,达到以有限资源最大程度地扶贫除弱的目标。

              “医疗税”并非“医疗险”

              Posted on Thursday, September 13, 2012 at 5:19 pm

              奥巴马的医改计划,规模庞大,枝节甚繁,但性质很清楚:它并非基于自愿、精打细算、自给自足的商业保险,而只通过政府的征税权来施行的又一种收入再分配,其效率属于“花别人的钱替别人办事”之类。

                出卖劳动是基本权利

                Posted on Monday, April 2, 2012 at 10:17 am

                雇主和雇员之间自由缔约的权利,究竟应该受到何种程度的法律保护?中国工人的工资和待遇,是否得取决于美国工会所施加的舆论压力?

                  征地的权衡

                  Posted on Sunday, October 30, 2011 at 1:09 am

                  公众往往误以为征地纠纷的根源,是官商贪婪。其实症结在于一种顽固的思想,即为了保护农民的利益,政府不能赋予农民以土地使用权的转让权,因为农民基本不懂得保护自己的长远利益。

                    工资是如何被决定的

                    Posted on Saturday, August 27, 2011 at 10:25 pm

                    巴西“血汗工厂”中的工人的工资,不是由ZARA老板的贪婪、或ZARA消费者的无良决定的,而是由千千万万和这些巴西工人的情况相近的越南工人、印度工人或墨西哥工人决定的。

                      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