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说得漂亮,还要干得漂亮——评网约车新政

Posted on Friday, October 14, 2016 at 3:46 pm

广大市民已经深深体验到了网约车的优势,成为新的既得利益者群体,其人数和福利已经远超传统出租车司机群体;几条严苛的管理办法,不可能逆转这个大势,而至多能暂时改变它的呈现形式。

    跨境新政要顺势而为,汽车不应向马车靠拢

    Posted on Thursday, July 7, 2016 at 9:37 am

    国际贸易格局已经彻底改变,居民的境外购物已经日趋常态化、规模化和平民化。我们应该选择先进的公平而非落后的公平,把大部分人的购物行为纳入到合法的范畴。

      如何让专车监管成为良法

      Posted on Sunday, September 20, 2015 at 12:08 am

      如果监管部门坚持认为,网约车辆必须定性为传统的营运车辆,必须接受或明或暗的数量管制,那就必然会重蹈传统出租车垄断的老路,那也就是互联网约车的灭顶之灾。

        美国积木式创新与中国机会

        Posted on Sunday, June 7, 2015 at 9:08 pm

        美国人怎么干,我们就怎么干,要想迎头赶上硬碰硬,是有困难的。优势互补才是正道。究竟“美国发明+中国制造+全球市场”否能否成为未来积木式创新的基本趋势,是亟待企业家、学者和官员共同探讨的命题。

          释放私车潜力是互联网城市化的必由之路

          Posted on Tuesday, March 31, 2015 at 6:53 pm

          互联网约车平台能够做得比传统管制好得多。古今中外对出租车进行管制的根本理由(即信息不对称问题)已经荡然无存了。共享经济就会变成无法阻挡的潮流。

            免费才是最贵的(岭南大讲坛)

            Posted on Tuesday, July 8, 2014 at 7:55 am

            中国政府宣布节假日高速公路免费。大多数媒体是怎么解释这个政策的?让利于民的好政策。若有经济学思维的会怎么想?这等于中国政府宣布节假日让高速公路沦为不是高速公路,是低速公路,甚至成为停车场,是受苦、受折磨的地方。

              互联网金融的监管哲学

              Posted on Thursday, June 5, 2014 at 9:02 pm

              在互联网时代,再也不容易确知企业的经营范围在哪里、合作方包括了谁、产品的定义是什么、目标用户又是哪些人群了。应该做的,是确认互联网金融的风险,指出互联网金融的特征,既让政府部门有的放矢地监管,又还新生事物一个充分自由发展的空间。

                纪念贝克尔

                Posted on Saturday, May 10, 2014 at 9:31 am

                贝克尔是一位替经济学开疆拓土的大师,我们谈论、颂扬、继承、反思和发展他的工作,是最具敬意和最有价值的纪念方式。

                  为自由而进言

                  Posted on Tuesday, November 26, 2013 at 10:24 pm

                  今年初我答应为《财经》写一辑五篇的专栏小文,谈论五个与自由密切相关而容易被误解的话题,包括(1)宪政的涵义、(2)选择与歧视、(3)竞争与合作、(4)权利与福利、以及(5)司法要独立。希望其中的观点耐用,以后还值得议论。

                    权利从来是人赋而非天赋的

                    Posted on Tuesday, November 26, 2013 at 10:24 pm

                    权利是得到社会认可的、大部分人主动维护的选择的自由。我们可以倡议某种权利,并声称它是 “自然权利” 或 “天赋权利”,但除非它得到普遍的尊重和维护,它就只是应然而非实然的关于权利的主张而已。

                      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