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李子旸:福利国家的命门

Posted on Monday, September 21, 2009 at 8:43 pm

李子旸:实际上,政府无可救药的能力不足和官员的自私,恰恰是福利国家的命门所在,也是福利国家注定失败的原因所在。整个福利国家的构想,都建立在政府明智仁慈、官员克己奉献的基础上。但这仅仅是一个幻梦,是一个由于对人性无知而产生的幻梦。福利国家的支持者,在社会中看到种种令人不能满意之处,就不假思索地认为政府可以解决这些不足和弊端。还有比这种思维方式更天真、更可笑的吗?作者回避了福利国家的这个命门,也就让自己的所有论述都成为空中楼阁。如果面对现实,承认政府能力的局限,承认官员不是圣人,承认公务员也是理性不健全,也在追求个人利益最大化,作者的三个论点就全都不能成立了(见这里)。

    经济学通识:跨十四年的经济观察和分析

    Posted on Thursday, September 17, 2009 at 12:18 am

    薛兆丰:经济学并不深奥,但必须学才能会,不能凭空揣摩。这部《经济学通识》介绍的就是容易理解但不可能无师自通的经济学原理。这部书是2002年出版的《经济学的争议》的增补版,超过三分之一的内容是新的,全部文章都经过悉心分类和编排,成体系地涵盖了我从1996到2009年间从经济学角度对自由贸易、价格管制、经济改革、金融政策等问题的分析。这些文章所清晰表达的推理和观点,在过去长达14年的时间里,经受了公众甚至是业内人士的热切讨论和猛烈批评,但它们今天不仅仍然好好地活着,而且散发着油墨的新香,呈现在越来越多的新老读者面前。这是当当的链接,感谢每一位购买、阅读、评论、转送此书的朋友!

      李俊:经济学的智慧

      Posted on Thursday, September 17, 2009 at 12:17 am

      李俊:经济学不能改造世界,但是可以改造人的世界观。或许,《经济学通识》这本书并不会给你带来什么财富,但是一定给你传播了自由主义思想,让你明白了经济学原理。经济学研究财富,但不是局限讨论财富问题。其实,经济学也是一种人生哲学,可以提高个人文化修养。一些实践经验告诉我们,经济学普及可以减少愤青,可以减少偏激思想。从《经济学通识》这本书上,我们可以看到兆丰是思想开放而严肃思考的学者。在文章上,他做到不刻意创新,不信口开河,而是坚持一切从科学事实作为根据。因此,能够阅读兆丰的文字,我觉得是人生乐事。这本书不仅告诉读者经济学常识,并且还告诉读者经济学的智慧(见这里)。

        How Did Paul Krugman Get it So Wrong

        Posted on Tuesday, September 15, 2009 at 9:08 pm

        John Cochrane: If you believe the Keynesian argument for stimulus, you should think Bernie Madoff is a hero. He took money from people who were saving it, and gave it to people who most assuredly were going to spend it.  Each dollar so transferred, in Krugman’s world, generates an additional dollar and a half of […]

          娄婧:美丽、大方、勇敢

          Posted on Thursday, September 3, 2009 at 1:37 am

          因为鲁国平写的丑陋文章,才知道这位美丽、大方、勇敢的女孩娄婧。想想,假如一个中国女人和美国人(不管是白人还是黑人)生下的女孩,在美国参加选美,会不会在美国遭到如此公然和大面积的诅咒?会不会有人在美国最大的门户网站,头条张贴“就凭借她目前的家庭出身,在正宗美国人眼里她还是一个另类,甚至劣等人”之类的评论?假如会,那么像鲁国平这样的中国网友,又作如何反应?鲁国平的文章很坦白,为“肮脏”、“扭曲”、“狭隘”的人性阴暗面添加了生动的例证。我放心,娄婧在上海土生土长,歧视的眼光早就拿她没办法。我想知道的是,鲁国平之流的网友遭到的是怎样的眼光?(薛兆丰2009年9月2日于芝加哥)

            冯冠军:《经济学通识》读书笔记

            Posted on Thursday, August 20, 2009 at 11:21 am

            冯冠军:有个故事说道:一个杯子,是空的话,可以注入满杯水,有半杯水的话,可以再注入半杯水,但如果是满杯,就一滴也注入不进去了。故事告诉我们人要虚怀若谷,要认真思考他人的一些观点和思想,哪怕和自己并不一致。圣人尚且说自己一无所知,读者诸君不妨便如圣人般虚心无成见地阅读该书,当别有一番滋味,多一点收获。如果不再迷信“免费午餐”,而且也能关注到“看不见”的事物,那恭喜您,您已经是少有的掌握了经济学精髓的人了(见这里)!

              漂亮的引言(自读者评论)

              Posted on Thursday, August 20, 2009 at 11:09 am

              当我们愤愤于世界上80%的财富集中于2%的人手中时,我们可曾想过这也是全人类(包括资本家)不懈努力而使社会产生的发展和进步?“工业的进步、机器的改进、所有新时代的伟大奇迹,对于有钱人来说,关系较少。古代希腊的富翁,从现代的供水管道得不到什么好处:有跑步的仆人提水代替自来水。电视机和收音机也不足道,罗马的贵族们能够在家里享受到最好的乐师和演员的表演,能够把最出色的艺术家留在家里。现成的服装、超级市场和其他许多现代文明给他们的生活增添不了什么色彩。他们也许欢迎运输和医疗上的改进,而其他一切西方资本主义的伟大成就,主要是增长了普通老百姓的利益。这些成就为人民群众提供了方便和乐趣,而在过去,这些只是富人和权势者专有的特权(见这里)。”

                Samuelson vs. Friedman

                Posted on Thursday, June 18, 2009 at 2:35 pm

                David Henderson: The young interviewer owes a huge debt to Milton Friedman, who did more for him and for every healthy American male under age 54 than Samuelson ever did. …In 1980, when Senator Sam Nunn was trying to bring back the draft and I circulated an economists’ statement against the draft, Samuelson refused to […]

                  Conservatism & the University Curriculum

                  Posted on Saturday, June 13, 2009 at 8:38 am

                  Peter Berkowitz from Hoover Institution: But most students will hear next to nothing about the conservative tradition in American politics that stretches from John Adams to Theodore Roosevelt to William F. Buckley Jr. to Milton Friedman to Ronald Reagan. This tradition emphasizes moral and intellectual excellence, worries that democratic practices and egalitarian norms will threaten […]

                    李子旸:凯恩斯主义的宿命

                    Posted on Monday, June 1, 2009 at 12:33 am

                    李子旸:里根著名的一句话是:政府不能解决问题,政府才是问题本身。可惜的是,里根对政府这个问题解决得并不好。他卸任时,美国联邦政府的财政赤字达到空前的规模。政府规模根本没有缩小。如果这些抱持限制政府观点的政治家们在控制政府规模上都一筹莫展,那么,完全可以想象,那些本来就主张大政府的家伙们执政后,会有一个什么样的政府。为什么会这样?这是因为,控制政府规模,这是一件非常、非常难的事情,是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对此,生动的教材是一部英国的政治讽刺喜剧《是,大臣》(Yes, Minister)。该片有中译。建议所有想要了解公务人员行为模式的人都去看看这部电视片。凯恩斯主义者拒绝为他们的主张被长期应用负责。他们说那不是他们的本意。但凯恩斯主义的宿命就是,这种政策必定会被长期应用,并会逐渐扩展,一直走到他们自己的反面,导致他们努力想要避免的结局,甚至更糟(见这里)。

                      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