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这是哪个费沙的定律

Posted on Saturday, January 10, 2009 at 12:58 am

是对未来要结多少果子的预期,决定了这棵树的现值有多大;而不是这棵树的现值,决定了未来一定要结多少果子来调校。

    張元毓谈苹果克隆机

    Posted on Wednesday, July 16, 2008 at 9:31 am

    張元毓谈苹果克隆机 張元毓(个人网站:元毓說) 2008年7月16日  關於您以前與最近的文章提到,Apple為什麼要禁止clone市場(见这里)。我自己本身使用Mac、Linux多年,也曾在台灣的Apple retail工作過,我可以提供您一些訊息。 Apple曾經在某一任的CEO時,開放Clone市場;當時臺灣的許多電腦公司都有加入生產Mac OS相容機型。但很快就侵蝕了Apple自己的機器;因為相容機器遠比Apple自己生產的便宜許多。而現在Apple依然不願意開放clone市場,我認為一個主要原因來自於Mac OSX還遠不如Windows的強勢,因此Apple尚且無法在desktop或laptop市場上,建立像是MS那樣對生產硬體商的掌握力 因為一個系統的穩定與否,與系統底層和硬體間的溝通軟體或firmware很有關係。如果沒有夠強的統籌能力,那麼系統很可能推展到clone市場上會有許多不穩定的問題。但這方面的統籌與開發能力,對系統商來說都是成本。坦白說,Apple在這部份沒有太強的bargain power,遠遜於Micrsosoft。 我也不認為Apple在財力上與技術上有MS的家底,畢竟Apple的工程師數量不到MS 的1 /10。同時Apple一向拿手的是把成熟技術包裝一流的UI拿出去販售,而非太底層技術的東西。 再且,Apple一向對外表彰「whole Apple experience」的行銷策略。若是無法保證系統的穩定性,則砸了這塊金字招牌,就難以繼續收取高出clone機器的價差。 因此,從硬體綑綁到軟體,對Apple來說反而是最節省成本的一種營運模式。這樣的營運模式,在desktop上讓Apple挺吃虧;但是來到laptop與現在的iPod、iPhone上,就顯得理所當然(後三者clone市場幾乎都不存在)。 另外,就我自身使用Apple的經驗,我可以說,Apple真的是綑綁產品的天才。如果您願意花點時間使用看看iWork與iLife,感受一下他們的高度整合功力,就不難了解Mac addict從何而來。我本身本來也是迷戀Linux的geek,但是感受過這樣的綑綁魅力之後,就投奔改用Mac。不是沒有道理的。

      春运涨价怎么会对民工有好处

      Posted on Monday, February 4, 2008 at 12:43 am

      要是没有涨价这个价格信号,每个人就都抱有侥幸之心,结果就会联合造成公共危机。

        你还没学过经济学

        Posted on Friday, February 1, 2008 at 12:31 pm

        收到在“铁路部门利益最大化是可欲的吗”文(见这里)下的一封留言,如下:

          一篮子物品无助解决央行难题(更新)

          Posted on Thursday, January 3, 2008 at 11:36 am

          难道你想以“紧守”之承诺,建立一个其中货物价格永远固定的所谓“市场”,从而让中央银行变成这些货物的“全球供销兼贮存社”?

            学费低和上不起学

            Posted on Tuesday, December 11, 2007 at 11:35 am

            要产生张维迎教授构想的结果,即让政府开绿灯,授权学校随意收取高价学费,而富人也愿意付,学校接着就会自动自觉地把收到的学费,大部分用来资助贫穷学生,而不是自己乱用,有且只有一个办法,就是让民间自由办学。

              升值还是不升值

              Posted on Sunday, December 2, 2007 at 10:58 pm

              今天的中国,到哪里找一篮子不曾升值的物品?如果说不升值就是对中国有利,那很容易。人家给1美元,我们就硬塞给人家70元人民币就可以了。没人会拒收。这就对中国有利?

                Bottom